正文 第九百五十五章 失而复得六

文 / 天上无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坏人表哥是不是傻了?”轩辕月小声嘟嚷着。

    轩辕青云在旁连连点头道:“仿佛是傻了!”

    轩辕嫣然掩嘴一笑,打趣道:“看见两位那么漂亮的新娘,作为一个男人,你说他能不看傻吗?”

    “特别是冷寒霜突然呈现在婚礼现场,乌恒一下子有些目不暇接。”轩辕青云补充。

    恍恍惚惚中,拜堂成亲的典礼曾经开端。

    乌恒都不太记得整个过程中到底发作了什么,有些如梦似幻的觉得。

    他只是依稀看到外公、外婆脸上弥漫的开心笑容。

    也依稀发现冷寒霜与雪花稍微冲动的心情。

    “总算是大圆满了,不过乌恒马上就得分开中州了吧!”轩辕火快乐的心情里还夹杂着几分不舍。

    一名生容貌的年轻人容颜堂堂,长发披肩在肩,与轩辕火一样,都坐在主桌上。生道:“早晚是要分开的,就让年轻人多进来闯荡闯荡吧,中州外的天还很高,有很多路得去走!”

    “是啊,早晚都要分开,他们得去替我们这些老辈去看看更广袤的东西!”轩辕火欣喜点头,然后他转头看着身边这个不过二十出头样貌的生,显露一脸乖僻之色道:“你是?”

    年轻生端起一杯水酒,稍微抿了一小口,这才淡淡说道;“我是你老祖宗。”

    闻言,轩辕火神色大变,又气又恼,这家伙从哪儿冒出来的,竟然如此胆大包天!

    “怎样,你不信吗,我历来不骗人!”生显露一丝平和的笑容道。

    轩辕火气得吹胡子瞪眼,本人可是前任圣主,整个家族中没人比本人辈分高,更别说这年轻人了。

    轩辕火还没有发作,那生便显露思索之色,一脸的正派,出言道:“不对!我不是你的老祖宗,应该说是你老老老祖宗的祖宗了。”

    这句话再配合上生那正儿八经说实话的表情,真实欠揍的很!

    同座一桌子上的轩辕树见氛围不太对,赶紧拉了拉轩辕火的衣角,在他耳边小声道:“二哥别动怒,他确实是老祖宗。”

    “你看,我没骗你吧!”生冲轩辕火表示,笑容照旧平和,但怎样看都让人觉得很贱。

    生又道:“你小时分还在祖宗我的背上尿过裤子呢!”

    轩辕火脸部肌肉猛地一抽,为难不已。黎晴月则暗中偷偷笑着,没想到本人家老头子威风了一世,如今也会有今天!

    生用着外人看起来平和,但轩辕火看起来很犯贱的笑容继续道:“这有什么好觉得丢人的,你的大哥轩辕乱他小时分还经常被我抛来抛去的游玩!”

    轩辕火忍着脾气,硬挤出一丝笑容道:“老祖宗,您怎样也来参与婚礼了?”

    “呵呵,乌恒救过我的命,又是同生共死过的兄弟,这婚礼我怎样能不参与呢!”生如此答复道。

    主桌上的家族族老都为难了起来。

    老祖宗竟然说乌恒是他同生共死的兄弟,那么本人这些乌恒爷爷辈的老家伙该何去何从?

    他们应该把乌恒当做孙字辈,还是祖宗辈?

    反正他们晓得本人是不可能把真龙老祖当做孙子辈的,而乌恒是真龙老祖的兄弟,那么他们岂不得叫乌恒一声大爷!

    婚宴上,各家圣地送来的礼物不可胜数,但那些东西关于乌恒来说并不重要,最后被轩辕月满怀欣喜的收入家族金库中,乐呵着说,“真好,光是今天收的礼物就能抵得上家族半年财政收入了!”

    这一天乌恒喝得醉醺醺的,不晓得被兄弟朋友们轮番灌了几酒。

    孙义清出生蛮族,贼能喝,硬是抱着酒坛子抓住乌恒不放。

    不过为了放倒乌恒这个人族神体,现场修士都奉献了不少力气,家族的藏酒库根本被搬光。

    大家都很尽兴,空中上早是倒了一大片“尸体”。

    恍恍惚惚中,乌恒被人抬进了房间。

    这时分天色已晚,从中午喝到大晚上,不得不说这也算是史无前例的一场婚宴酒!

    冷寒霜与雪花早早便在房间中等候,满怀忐忑不安的心情,虽说早已成为乌恒的女人,但今天意义特殊,他们拜过天地,就是神明公认的夫妻,所以还是有些小慌张与小幸福的。

    她们见乌恒喝得烂醉如泥,被轩辕青云、轩辕耀天二人太进房间,难免为难与失落。

    本以为能好好说上一番话的,他这倒好,喝得曾经不省人事。

    乌恒走起路来东倒西歪,娟秀的面庞一片酡红,他左推推轩辕青云、右推推轩辕耀天,嘴里模糊道:“我没醉,真的没醉!”

    “好,好,好,你没醉,反正我们也就只能送到这里了!”轩辕青云坏坏一笑,然后松开乌恒退出房间。

    轩辕耀天也是诡异笑着,识趣跟随三哥溜走。

    房间合上,在烛火的照射中,这里一片安静。

    乌恒的认识曾经不太明晰,在朦朦胧胧中,他看到了四个人,不对,仿佛又是两个人,反正虚影很多。

    “喝了几屋子酒啊,居然醉成这样!”雪花微皱黛眉,有些责怪又有些心疼。

    冷寒霜刚想站起来去扶一扶乌恒,只听砰地一声,乌恒曾经倒在了地上,嘴里照旧模糊说着,“我没醉,别扶我,我只想睡睡觉。”

    见此一幕,冷寒霜啼笑皆非,只能将他扶到床边坐下。

    乌恒的身体摇摇摆晃,基本坐不稳,倒床就睡,还打着呼噜。

    冷寒霜有些厌弃地皱眉道:“好浓的一身酒气啊!厌恶死了!”

    雪花道:“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帮你夫君洗浴一番!”

    “啊!”

    冷寒霜一愣,有些手足无措。

    “为人妻,就要晓得照顾丈夫,这是义务晓得不!”雪花教诲道,俨然一副大姐大的姿势。

    在雪花半推半就之下,冷寒霜终于被迫执行“命令”,将乌恒拖到了浴室。

    仔细的雪花早就准备好了热水,只是冷寒霜站在浴桶旁却觉得无从下手,从身边的雪花显露尴尬之色,道:“姐姐,这该怎样弄啊!”

    “把乌恒的衣服脱了,然后丢进去就好了。”雪花指着浴桶随意道。

    “这……”冷寒霜有些娇羞,“这也太那个了吧!”

    “什么这个那个的,你们都拜堂成亲了,有什么不能看的!”

    “姐姐,我真的不行,不如你来吧?”冷寒霜用着求饶的口吻道。

    “不行,不是姐姐我不帮你,只是你总得学做这种事情,今天是迈进第一步的门槛!”

    “啊?这还只是第一步!那第二步又是什么?”

    “以后你就晓得了,乌恒可是很难服侍的!”雪花咯咯笑着,实则只是在恐吓冷寒霜。

    假如是以前,冷寒霜绝对会甩手不干,说一声,“凭什么,本小姐才不服侍他呢!”

    但此刻她曾经是乌恒板上钉钉的女人,拜了天地,没懊悔药可言。

    “好吧,我试试。”冷寒霜终于鼓足勇气,可每次伸进来的手又收了回来,觉得难为情。

    帮一个男人脱衣服那种觉得真实太怪异了。

    她长长的睫毛轻轻哆嗦,精致玉容羞红一片,很久才胜利将乌恒丢进浴桶里,浴桶溅起的水花打湿了她一声衣裳。

    见状,雪花显露一丝坏坏的笑容,道:“哟,妹妹,你看你浑身都湿了,不如也去洗个澡吧,以免着凉了!”

    冷寒霜还来不及反响,便被雪花宽衣解带,然后也推进浴桶里。

    “啊!姐姐,你……”冷寒霜进入浴桶后,神色霎时凝固,还好空间比拟大。然后她也是坏坏一笑,赶紧抓住雪花的手,恶狠狠道:“不行,你也必需给我进来!”

    “噗通”一声,水花再次溅起。

    雪花面露惊容,没想到寒霜妹妹的力气如此之大,本人竟然没有抵御的余地。

    一时间原本包容一人很富足、包容两个人有点剩余空间的浴桶变得拥堵,由于有三个人!

    乌恒在恍恍惚惚中,触碰到了一大片白玉般细滑的肌肤,加上热水的浸泡,慢慢转醒。

    当他缓缓睁开双眸,看到眼前的这一幕场景时,瞬时浑身血脉偾张,这也太过于如梦似幻了,两个倾城倾国的佳人竟然与本人共浴。

    雪花与冷寒霜都是脸色霎时石化,天晓得乌恒会在这个时分醒来,并且伸出魔爪。

    “你们怎样变得这么乖了,都会主动投怀送抱了。”乌恒坏坏笑着道。

    冷寒霜羞怯道:“是姐姐害的我!”

    “你不也把我拉下水了!”

    “我先去换身衣裳,你们渐渐洗。”

    “我也先走一步,乌恒你本人待在这儿。”

    “

    这一夜必定是缠绵无尽。 ( 灭世武修 http://www.gcxs8.com/12/1226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cxs8.com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