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二十六章 你被整了(下)

文 / 天上无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星雨图?”

    听闻此言,乌恒才恍然大悟,原来被大黄狗踩在脚下的并非阵纹之术,而是一副神图。难怪没有符文闪烁,也无需精元之力运转,是归属瑰宝那一类。法器是需要精元之力运转的,而瑰宝则无需精元之力运转,自身就能运行神奇之力。

    也就是说,即便是一个凡人,也能使用这张星雨图,虽然毫无攻击力与防御力,但光凭其模仿大帝仙音与气势的能力,便已经价值连城,可以唬住不少人。

    大黄狗忽然浑身不自在的拱了拱,冲乌恒龇牙咧嘴道:“汪汪汪,本仙医怎么感觉背上湿漉漉的,莫非你恐高,吓的内急了,哈哈哈哈!”

    乌恒满脑子黑线,不爽道:“你这条缺德狗,就不能说点好话吗?”

    先是戏耍中州各大妖孽,如今竟然连重伤在身的乌恒都不放过,也得数落几番才过瘾。

    “咦,哪里传来的药香?”大黄狗鼻子灵敏的狠,使劲嗅了嗅,发现居然是来自自己的背上。

    乌恒先前被南宫尘点穿了左肩胛骨,整个肩膀麻木的完全不能动弹,中间那口血洞不断流淌血液,将大黄狗背上不少毛发都染红了,血液散发出一股扑鼻药香,堪比天材地宝。

    “啧啧,神体就是神体,连身上的血液都蕴含了如此多天地精华,如此流下去,还真是浪费了,不如我给你一个容器,你把身上流的血都装起来,说不定日后能卖个好价钱呢!”大黄狗揶揄道,简直气死人不偿命。

    “妈的,你给我闭嘴。”乌恒忍不住爆了句粗口,他觉得如果自己死了,也是被大黄狗气死的。

    大黄狗乐呵呵笑道:“堂堂人族神体,怎么弄的如此落魄,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哎,一言难尽,说多了都是眼泪啊。”乌恒长叹,随后一五一十的将原来发生的故事说了出来,当讲述到雪花告诫他十个月不能行房事的场面时,大黄狗乐的合不拢嘴,眼泪都掉了出来,似乎比捡到宝贝还要开心。

    见状,乌恒真忍不住一巴掌拍死它,有些开始后悔坦白了,想必日后都得成为这缺德狗笑自己的谈资。

    取笑过后,大黄狗陷入沉思中,它人性化的抬起爪子摸着下巴道:“不对啊,如果你修为全失,道痕碎裂,身体上的血液就不可能蕴含如此多灵气了。”

    “雪花说,也许是身体上的灵气未全部散去,想要化成凡人,是需要一段时间的。”乌恒笑容苦涩,一阵失意。

    大黄狗双眼眯成一条缝隙,闪烁着精光,凭自己“救苦救难,行医多年”的经验来判断,这并非道痕碎裂的征兆,很有可能是一种暂时性的修为封闭。

    想罢,它动了动身体,把乌恒从背上给翻了下来,掉在星雨图上,这张图长余十几米,宽三米,空间足够容纳乌恒与大黄狗。

    “嘶……”

    乌恒倒抽一口冷气,重重坠落在星雨图上,牵动了他浑身伤势,左肩膀凉飕飕的疼。

    大黄狗鄙视的瞧了乌恒一眼,打击道:“又死不了,有什么好喊的。”

    “说什么风凉话,不如你来试试?”乌恒无言,落在这死狗手上,还真是上辈子造的孽。

    “坐好别乱动,本仙医来看看你伤势如何。”大黄狗一副高深莫测的姿态,抬起狗爪子替乌恒把脉,它表情倒也丰富,先是瞪着铜铃大眼,后又眯成小眼,最后干脆闭上了眼睛。

    过了好一会儿功夫,它才若有其事的收回爪子,且沉吟许久才缓缓说道:“小子,你被整了。”

    “什么意思?”乌恒不解,没能反应过来。

    大黄狗道:“你被雪花整了,什么道痕碎裂,什么十个月不能行房事,都是胡口乱诌的。”

    “不可能,我的确修为尽失了。”乌恒狐疑的瞪着这条缺德狗,心生防备,毕竟雪花整他的次数,绝对没这大黄狗的十分之一多。

    “哎,没文化真可怕,连这点常识都不懂。”大黄狗无奈的用爪子摸了额头,道:“你体内有精元之力运转,就不可能道痕碎裂,只是暂时性的修为尽失,无需多久,就能自行恢复。”

    乌恒还是不敢相信,在次确认道:“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如果你道痕碎裂,那么精元就会在瞬间散去。”大黄狗有些不耐烦道,随后伸出爪子摆在乌恒面前。

    乌恒无辜道:“干嘛?”

    “医诊费,五万凡品灵石。”

    “没开药就五万灵石,你不如去抢算了。”

    “本仙医自有灵丹妙药助你一臂之力。”大黄狗卖了个关子,还十分强调的说五万灵石还是友情价,不然更贵。

    乌恒十分不爽,但心系北渊岛局势,只能从护心纹玉内提出一滴黄金仙露道:“这东西有市无价,足够了把?”

    一滴黄金仙露比起五万灵石来说,那绝对是绰绰有余了,但他很清楚大黄狗的做派,那五万灵石绝对是单纯的医诊费,想要丹药,必会另收,所以他干脆拿出黄金仙露交换,免得麻烦。

    黄金仙露一出来,大黄狗果然动心,一双铜铃大眼亮的和灯笼一般,啧啧道:“这可是传说级别的东西,你那儿弄到的?”

    “出处就不归你管了,你拿着便是。”乌恒不愿透露,这缺德狗连星雨大帝的衣冠冢都敢掘,谁知它有什么歪招能偷偷上到灵脉之巅去呢,必须防着点。

    可大黄狗并不收回爪子,黄金仙露这东西太难求得,要是错失这次机会,日后就难有了,它正色道:“不够。”

    乌恒心中冷笑,就知道这缺德狗不会那么容易满足,自己身上的黄金仙露倒还有二三十滴,多给两滴也不是什么大事情,但对于贪心的大黄狗来说,如果知道他身上还有很多,两滴绝对不会满足。

    想要不被敲诈太多,乌恒就必须要给它一种缺货的假象,他无奈摊了摊手道:“那没办法了,黄金仙露有多珍贵你也是知道的,一滴难求,我身上也唯独这一滴。”

    “哼,这小子还是这么抠门。”大黄狗心中暗暗盘算,觉得像乌恒这种老留一手的人,在身上只有一滴黄金仙露的情况下怎么会拿出来给自己呢?

    只有一个原因能解释这个现象,那就是乌恒身上绝对不仅一滴,至少也有好几滴,双方都在各自算计,但乌恒明显要略胜一筹,毕竟黄金仙露的珍贵程度,让大黄狗无法想象倒几十滴的数量。

    它暗暗酝酿情绪,少有正经的冲乌恒道:“两年不见,你变了。”

    “我变了?为什么?”乌恒不解,心想这缺德狗又在打什么鬼算盘。

    “以前的你,重情重义,在我心中,那绝对是偶像级别的人物。”大黄狗如此道。

    “那如今呢?”

    “如今的你,哎,变的步步为营,甚至很抠门。”

    “一滴黄金仙露,足够交换你手中的丹药了把?”

    “是够。”大黄狗点头,随后又道:“可是我刚才救了你一命,按照以前重情重义的你,那绝对是会拿出好几滴的!”

    “这招够狠啊,如果我不多拿出点,岂不成无情无义了。”乌恒心中无奈苦笑,作出一副忍痛之色道:“好吧,我身上总共只有四滴黄金仙露,刚才给了你一滴,如今在给两滴把。”

    大黄狗顿时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变,殷勤的摇着尾巴道:“乌恒,我果然没看错你,两年过去还是如此的重情重义,汪汪汪汪!”

    “别说口水话了,丹药快点拿来。”乌恒一副死马当活马医的神态,犹记得两年前自己中了南宫冥的寒毒掌找大黄狗求医时,自己吃了好几味药,都没能治好,反而被整的惨不忍睹,人模鬼样,历尽千辛万苦,这缺德仙医才走运写对了方子。

    乌恒已经调整好了心态很好,如果能一次医好,就算是幸运女神眷顾,如果医不好,那也是正常之事。

    一提起丹药,大黄狗果然慌了,从身上连续掏出好几颗仙丹,有红色的,也有蓝色的,也有黑色的,嘴里含糊道:“丹药……额,丹药……到底是那一颗呢,有毒的和没毒的混在一起,我弄不清楚了。”

    “这些丹药,你都从哪儿弄来的?”乌恒表示疑惑,连雪花都没有丹药治好自己,大黄狗还真有不成?

    “它们的年代太久远了,我只记得好像是出自一位妙手圣医的家里。”大黄狗一阵回忆,因为事情过去好几千年之久,它早已经完全忘记。

    “虽然你不记得,但我知道这些丹药绝对不是出自那一位妙手圣医的家里,而是坟墓里!”乌恒补充道。

    “你真是了解我啊”大黄狗有些心虚的抓了抓脑袋,随后道:“根据记载,这里面有颗丹药是能帮助修士冲破桎梏的,你如今就处于一个瓶颈状态,服用了它,定能治愈,不过这里一共有四颗丹药,其余的作用我也不清楚,或许有的蕴含剧毒。”

    “也就是说,如果选中了,我便能修为恢复,而选错了,就会被毒死对吧?”乌恒翻着白眼,这简直就是拿命来赌博啊。

    大黄狗道:“也不全然。”

    “噢,莫非选错了,还是有活命的机会。”

    “没,我只是想说也许选对了也未必能恢复修为。”

    “……” ( 灭世武修 http://www.gcxs8.com/12/1226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cxs8.com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