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六十三章 这样下去,会着火

文 / 天上无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你定的规则难道就公平了?”南宫尘大怒道。\(^o^)/ \\(^o^)/

    大黄狗知道南宫尘现在是没了牙的老虎,也并不畏惧,若无其事的抬起爪子揉了揉眼睛,打着哈欠道:“南宫尘,本仙医知道你这卑鄙小人肯定不会遵守若言,所以和你打赌,本身就不公平。“

    “妈的,难道你不卑鄙?”南宫尘更怒,几天前这死狗咬着自己大腿硬是不放,疼的他痛不欲生,只能交出壶盖,论卑鄙手段,自己远远不如那死狗。

    但堂堂西域魔体,竟内心承认自己的手段不如一条狗,实在有些滑稽可笑。

    “我的手段可比你正直多了,至少我是明着咬,你却总在暗地里咬人。”大黄狗揶揄取笑。

    “你是人嘛?你就是一条狗。”南宫尘激动大骂,原来几天前他也试图反击过,暗地里偷袭一口咬在大黄狗的尾巴上,疼的大黄狗哎呦哎呦痛叫不断,但大黄狗一句话就把南宫尘秒杀了,说他竟然无耻到要咬一条狗……

    “我的确不是人,你咬我,岂不是人咬狗?”大黄狗顿时被逗乐,它生平也不喜欢被人称狗,但对付南宫尘这种人,就必须放下身段,比无耻的敌人更加无耻才能取胜。

    南宫尘则脸色铁青,发誓在也不与这死狗说话,每次都在口头上压不过它。

    …………

    中州各地,都流传着不同关于乌恒号召五万强军对抗异族的版本,引起一阵轩然大波,这可不是什么小事情,异族与人族都很关注。

    “乌恒会取胜吗?”

    有人表示看好乌恒,也有人觉得很难。

    异族太凶残了,在大多数人眼力,异族都是吃人不土骨头的怪物,根本不是人类的力量可以抗衡的。

    这场战争还没有开始打,就成为近百年来中州最万众瞩目的一战,甚至不少隐居山林的老怪物都来了兴趣,纷纷走出竹屋,赶往南域。

    月空如镜,明媚灿烂,一颗颗星星深邃闪亮,挂在一片黑幕上,闪闪发出柔和微光。

    明月当空,酒肉成歌。

    “罚,罚,罚,孙义清你这滚犊子,怎么来的那么迟?是不是刚才去泡妞了?”一堆巨大篝火旁,四处围着不少成群喝酒的修士,有蛮族中人,也有人族修士。他们见穿着兽衣迟迟赶来的孙义清,一阵嘟嚷大叫。

    “别提了,最近要前来拜访我族的人太多,直到现在才一一挡回去。”孙义清面色疲倦,看起来很没精神。

    欧阳西道:“那些人,个个心怀不轨,都想来试探试探我军的水到底有多深,挡回去就对了。”

    “虽然你是因为公务耽搁了喝酒时间,但也不能改变罚酒的事实,必须先罚三杯。”蛮族中人豪迈开口,对于他们来说,生平就两件大事,战斗,喝酒,无论有着在重要的事情,喝酒耽搁了,就必须罚!

    乌恒俨然就在喝酒中人的列队中,殊不知外面界的人为了讨论他输赢,都倾家荡产的下赌注。

    孙义清脾气拗了起来,大喝道:“喝就喝,谁怕谁啊!”

    旋即,三大碗香气四溢的纯白奶酒摆在了他面前,这小子一下就怂了,直呼碗太大了,这摆明是欺负人嘛,平日里酒碗比这小一倍。

    “没办法啊,新一批进的瓷碗,都这么大。”蛮族修士使坏道,因为乌恒大军的驻扎,导致他们碗筷稀缺,所以就去山下买了不少大碗来,那碗口堪比大腿粗,三倍烈香奶酒下肚,壮汉也得倒!

    “碗都大了一倍,自然得减少点,我喝一碗半怎样?”孙义清耍起了小聪明。

    “不行,自罚三杯的规矩可不能乱,不然如何对得起列祖列宗。”蛮族修士正义凛然的拒绝,一下子将喝酒摆到了对不对得起祖宗的台面上去。

    酒浓,肉香,乌恒也喝的渐渐陶醉,好久没有如此轻松过了,在旁边看着自罚三杯的孙义清直发笑,沿着篝火望去,一群曼妙的女子正跳着篝火舞,她们穿着着异域服装,露出光洁平滑的肚脐,白嫩肌肤被红红火焰照应的更为光可鉴人。

    “好,好,好!”轩辕青云看的直流口水,毫不忌讳的指着其中一个舞者说:“这小妞,本公子喜欢!”

    孙义清也凑着热闹道:“这算得了什么,我蛮族的公主,比这绝色多了,据说蛮族公主几天前对你一见钟情呐,小子福气不浅!”

    “噢?真的假的,莫要诓我。”轩辕青云来了兴趣,眼睛亮的和星星似的。

    “今晚的篝火舞会,蛮族公主会来参加。”孙义清期待道。

    话音刚落,人群中便炸开一个声音:“蛮族公主到。”

    “轰”“轰”……

    震天裂地的脚印声随即传来,只见一个健壮女牛的蛮族女子从远方走近,一步一个脚印,要知道她脚下踩的是钢花岩!

    轩辕青云原本还想象着蛮族公主到底是何等绝色,何等的沉鱼落雁,如今一看,顿时手中的筷子都掉落在地,目瞪口呆道:“这就是那绝色天香蛮族公主?体重还真让人扛不住”

    孙义清咧嘴洁白的牙齿,豪迈道:“这你就不懂了,女人越重,生孩子越厉害啊。”

    “我看,这等绝色天香的女人,也只有孙兄你有福享用了。”轩辕青云连忙推脱。

    “哎,你以为我不想啊,谁让她看上你了,都让爷爷为她做媒人,说不嫁给你就活不了了。”孙义清深感可惜道。

    而轩辕青云则深感痛惜,若是这女人真嫁给自己,就该自己活不了了

    “三哥,我倒觉得既然人家对你有情,你便依了把。”乌恒也开始取笑。

    “就是,就是,难得有一个女人对你一见钟情。”轩辕月发出脆生生的声音。

    见轩辕青云迟迟不肯迎上去,轩辕耀天连忙怂恿道:“人家是蛮族公主,就算不能修长正果,三哥,你至少也多少给点面子啊。”

    “好吧,豁出这条老命了。”轩辕青云苦笑,随后英俊潇洒,风度翩翩的迎了上去,只是当蛮族公主每次靠近自己一步,他便感觉地在震,有些重心不稳。

    现场有不少人都在,如此美酒佳肴,自然少不了邋遢老头,这货一直躲在角落中啃鸡腿。蛮王,欧阳岚,欧阳西,除了轩辕嫣然和雪花、崖智海外,该来的都在场,

    雪花本是有兴趣向来参加参加篝火舞会的,但却被崖智海哭爹喊娘的求去教他大道阵纹了,一直以来,乌恒都以公务繁忙为由,让雪花去教崖智海阵纹之术,崖智海表示能理解,说师父的阵纹之术玄妙的很,我估计很难看懂,让师娘教也不错。

    至于轩辕嫣然则不知道,她无声无息,也没和大家打招呼。

    酒足饭饱后,乌恒一个人迷迷糊糊的在这深山老林中转悠起来,他东倒西歪,一个跄踉,忽然将一座竹屋的房门撞开了。

    竹屋内,灯火通明,摆放着简易的茶几与桌椅等家具,另外间小的竹屋右边隔着一面屏风,屏风里面想必是一张床,一猜就知肯定是女生的闺房,像豪迈的男人,不会弄屏风这等秀雅之物来遮掩床铺的。

    乌恒竟鬼使神差的走近房屋,然后鬼使神差的将房门和好。

    吱……

    木质房门关上摩擦出来的声音响起,屏风内立即传来一位女子警觉的叫喊声:“谁?”

    踏踏……

    然而闯进女子闺房的人竟根本不为之所动,脚步声越发沉重,沿着屏风闯了进来。

    灯火下,是一张粉色的女子香塌,一切都是粉色系的,粉色的帘帐,粉色的棉被,粉色的人……不对,应该是粉色的轻薄睡衣,犹如轻纱般薄,里面雪白细腻的肌肤若隐若现,一览便尽收眼底。

    那是一位身材绝美的女子,正睡卧在香塌中,朦胧雪体横陈在香塌上,说不上可以看穿,却也能隐约瞄到几分春色。

    因为岭山天气比较炎热,女子并未盖上床被,所以唯一的遮掩也就是那仅存的粉薄轻纱了。

    她短发垂落,五官精致,肌如凝脂,手如柔荑,浑身上下展现着一股妩媚却又冷冰冰的气质,简直就是个绝色尤物。特别是那一双白花花,修长细腻的腿,就如此令人窒息的暴露在空气中,美感十足,让人看的神往不已。

    原本女子还很警觉,但当她看清来者面貌时,神情变得古怪起来,也并不忌讳他看到自己现在的装扮。

    “乌恒,你干嘛呢?”她试探性的冲来人询问,随后闻到了一股刺鼻的酒味,不禁皱了皱黛眉,嘀咕道:“怎么喝那么多酒,竟将你这个古神体都灌醉了……”

    乌恒迷迷糊糊,眼睛中看到的是一个女人摆在自己面前的极致诱惑。

    他有些意乱情迷,几个不太稳的箭步走去,扑的一下倒在床铺中,整个人压在女子身上,那优美与细滑的曲线和肌肤,让乌恒不免有了反应,在上面一阵乱蹭,双手正放在那双令无数男人都为之神往的粉腿上。

    女子先前还有些抗拒,后面却自言自语道:“反正都碰过了,也不在乎这一次。”

    可让人没想到的是,乌恒喝的烂醉,倒在女子身上折腾了一会儿,便没了下文,沉沉睡去,还打起令人讨厌的呼噜声。

    “这该死的蠢货,什么时候不睡,偏偏这时候睡着。”女子很是不满,双手一推,直接将乌恒从床上给推了下去,在冰冷的地面上连续打了好几个滚,然后沉沉死睡的呼噜声依旧没断。

    这让娇美女人在次忍不住怒骂:“睡死你,冷死你,哼,哼……”

    过了好一会儿,女人在床上来回辗转,硬是睡不着,随后看了眼正倒在地上蜷缩成一团的乌恒,不禁心一软,光着洁白小脚丫下了床,将乌恒给抬起来,抬到了床中央。

    随后替他盖好棉被,自己也倒在身旁,也许是真的累了倦了,这次她睡的很香。

    翌日清晨,小竹屋外照来明媚的阳光。

    圣洁的光辉透过屏风,打在粉色的床铺上,床铺中的乌恒睡眼朦胧,被刺眼阳光照的有些难受,朦朦胧胧的睁开了双眼,随后摇了摇身体,觉得有些别扭,好像正有着一具温暖柔滑的物品正压着自己。

    当他伸出手来,随便摸了摸后,当即冒出冷汗来,感觉浑身如电击般,一时之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当下的感受。

    “昨晚还没摸够吗?”这时,一个慵懒的女子声音从耳边传来,从轻描淡写的口吻中,乌恒这个老江湖听到了几分幽怨,小女人对男人的有种幽怨,这东西很要人命……

    乌恒转头望去,看见了一双漂亮明丽的眸子,那水灵灵的眸子也正看着自己。

    而他的唇,正好与对方鲜艳红润的唇贴在了一起。

    女子吐气如兰,呼吸渐渐变得急促起来,乌恒能感受到自己的唇碰到她的那一刻,女子娇躯颤抖了一下,显然她并非什么都不在意,应该是个外表开发内心却保守的女人。

    而乌恒的手,正抓着一颗小白兔,正是因为那柔滑的触感,才让他浑身如触电,有些难以自拔。

    “我,我怎么会……”乌恒连忙与她的唇分开,有些惊慌失措,在旁自言自语,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你昨天晚上喝醉了,然后就生米煮成熟饭,就这样。”女子镇定自若的说道,随后将乌恒紧抓在自己雪峰上的手给拍开。

    “我,我,二姐,你,你……”乌恒俨然成为了一个犯错误的小孩子,不知道是该为自己辩解好,还是不为自己辩解好,生米煮成熟饭,一切都尘埃落地,没什么可说的。

    “你什么你,你就是个坏蛋,昨夜乘着本姑娘修炼心法不能动弹,便强行推倒……真是……”女子撅着嘴,看似生气,实则暗中在玩弄乌恒,这个与乌恒睡了一夜的女人,正是二姐轩辕嫣然。

    魔族通婚很正常,对于中州来说,表姐表弟通婚都是正常之举,所以她昨晚也没有拒绝乌恒。

    乌恒眼神复杂,望着轩辕嫣然那张如皓月般无暇的脸蛋,颤声道:“既然如此,你岂不是成为我的女人了?”

    “是啊,成为你的女人了。”轩辕嫣然若有其事的点头,早在曾经那一次山洞中的经历,她就不再抗拒乌恒,成为他的女人,其实并没什么。毕竟女人迟早都要嫁的,嫁给一个强者,并且还算稍微有那么点“正直”的人也是不错。

    “哈哈,幸福真是来的太突然了。”乌恒忽然大笑,变得欣喜若狂,作势就要褪去轩辕嫣然身上仅存的一件薄薄粉红纱衣。原来他刚才早用天眼洞悉了昨夜发生的一切,这才明白二姐轩辕嫣然是在戏弄自己,于是他就假戏真做,也戏弄戏弄轩辕嫣然。

    果然,轩辕嫣然见乌恒猴急的模样,被吓坏了,抗拒道:“你,你干嘛啊?”

    “呵呵,既然都成为我的女人了,何必如此害羞呢。”乌恒双手捧着她光滑的脸蛋道。

    轩辕嫣然顿时俏脸绯红,有些扭捏道:“可,可是昨夜都来过了,我身子骨受不了,还是算了吧。”

    “还装?”见轩辕嫣然以假乱真的表情,乌恒心头暗笑,将计就计道:“也是。”

    “恩。”轩辕嫣然媚眼如丝,妩媚一笑,心头暗中松了口气,总算把这死色狼糊弄了过去。

    然而乌恒却笑眯眯的说道:“既然不行,那看看总可以把,昨晚喝的太醉,都没看清楚呢。”

    说着,他便将轩辕嫣然腰间的丝带扯开,他还没有接下来的动作,轩辕嫣然肩膀上的纱衣便已经滑落,直停止在那挺拔的雪峰前,一时间,大片雪白肌肤毫无遮掩的流露出来,乌恒看的有些忍不住暗咽口水。

    轩辕嫣然娇躯再次不由一颤,眼神认真的望着乌恒,用着娇滴滴略带撒娇意味的声音道:“这样下去,我们真的会着火的。”

    乌恒随之清醒过来,明白是自己小看了二姐。

    轩辕嫣然何等聪慧?

    她既知道乌恒有天眼可洞穿虚空烙印发生的事情,自然明白自己难以糊弄他太久,直接点破这样下去会着火大家也都随之清醒。

    乌恒有些尴尬的咳了咳嗽道:“额,那我先走了。”

    随即,他穿好衣物,下了床,正想飞快离去,却被轩辕嫣然拉住。

    她并不责怪,反而冲乌恒露出迷人微笑道:“一切都是我自愿的,其实让我做你女人也未尝不可,只是我比较难缠,你却比较花心。”

    “你比较难缠,我比较花心。”乌恒微楞,随后豁达一笑道:“等时机成熟,自然水到渠成。”

    “恩,如果你想好了,可以随时找我。”轩辕嫣然笑的妩媚勾人,让乌恒心神不免一动,差点忍不住当场推倒,但理智告诉他,冷静一点,必须冷静,立刻冷静……

    忽然间,轩辕嫣然坐起身来,任由身上那没有系上腰带的粉红色睡衣滑落在腰间,露出最为圣洁的身体,她双手紧紧拥抱住乌恒,与他柔情长吻。

    良久,她望着他,依旧用着玩味的语气,调皮道:“这是我送给你了,不需要你负责哦。”

    ………… ( 灭世武修 http://www.gcxs8.com/12/1226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cxs8.com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