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章 当面打脸

文 / 天上无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呃,我可以说这是一个美丽的误会吗?”乌恒一脸苦笑,他也没想到自己连将双手抬到雪花肩膀上的力气都没有了,最后阴差阳错,双手抓在了那女人最敏感的部位,但这样也不错,至少可以让乌恒支撑下来,继续站着,并且还能占到点便宜。

    “误会个屁,你会付出代价的。”雪花的声音中带着钻心的寒流,怒视着乌恒,她那纤细的手已经悄悄掐在了乌恒腰部的软肉上,只要稍稍一用力,雪花相信自己立马就会听到一句惨痛的杀猪声。

    不过她也看出了乌恒的窘迫,这个家伙总是那么好强,他宁死都不愿意倒在已经输给自己的敌人面前,最终雪花还是给乌恒留下了这个面子。

    “砰!”

    乌恒身后的湖泊,再起溅起了水花,一名银白色长发的黑衣男子破水而出,他脸色也很苍白,但至少比乌恒好,他还没虚弱到难以行走,那人轻松的踏着湖泊的水面,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出,连头都没有回。

    那名男子正是刘岩,他此刻心情很混乱,自己居然输了,并且敌人还留下了自己一条命。

    他觉得自己已经没有脸面在见人,所以连头都不回的朝着湖泊的另外一边走去,刘岩的脸色很阴沉,自己的骄傲被一名比自己低两个小境界的修士打碎了。

    当然他并不知道,其实自己没有输,如果战斗继续打下去,体内还有精元之力的刘岩绝对会赢,因为乌恒已经筋疲力尽了。

    但他哪里会知道乌恒的狡猾呢,在将自己砸落下湖地时,刘岩并不明白,乌恒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战斗力,然而脸皮无比之厚的乌恒却说了一句,“我突然觉得,不想杀你了。”,于是让刘岩觉得,乌恒已经掌控了一切局势,实则只要刘岩继续动手,便胜利在握。

    或许这一场战斗的真相,会被永久的封存……

    刘岩走到了对面的岸边,停了下来,声音不大,但远在对岸的乌恒与雪花却清晰可闻,他道:“乌恒,我欠你一命,等日后我做完了该做的事情,然后会亲自走到你的面前,挥剑自杀。”

    字字句句说的斩钉截铁,不像在开玩笑。他不喜欢欠别人的人情,更别说欠人家一条命了,但他也不会帮乌恒做什么,所以不想欠任何人情又不想帮乌恒做事的刘岩,最终做出了日后走到乌恒面前自杀的选择。

    听到这句话从湖泊对面传来,乌恒一阵无言,心想这个家伙还真是挺特别的。至少乌恒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报恩方式,只因为自己留了他一条命,他日后就要来自己面前挥剑自杀——这是什么逻辑。

    脚步声渐渐远去,刘岩的身影也随之消失在了这片桃花园林中。

    “啊,简直就是在谋杀亲夫啊!”

    随着刘岩的离开,雪花那早已经掐住乌恒腰部软肉的手狠狠的一揪,果然让她听到了一声颇为满意的惨叫声!

    乌恒痛苦的神色中夹杂着一丝幸福,幸福中有夹杂着一丝无奈,痛苦是他腰部传来了一阵剧痛感,幸福的是他的手似乎还放在雪花那饱满的双峰上,无奈是,明明她是自己的女人,自己只是碰一下就要受到惩罚。

    女人永远都是让男人琢磨不透的动物,她们高傲的外表下,有着一颗柔软的心,可当男人去触碰那一份柔软时,却又被女人高傲的外表挡了下来,当然乌恒触碰到的那份柔软很特别。

    不过雪花能待刘岩走后在收拾自己,他已经颇为感谢了,旋即力竭的乌恒直挺挺的倒在了雪花的怀中,他已经记不清楚自己是第多少次倒在这个女人怀里了……但他总是依稀记得,倒在雪花的怀中,其实是件很舒服的事情。

    随着乌恒的重心压了下来,雪花也随之往后倾倒,坐在了柔软的草地上,她抱着乌恒那钻进自己怀中的脑袋,又气又怒,此时的她在也无法淡定,不停怒骂着,“混蛋,你个死混蛋!”

    她伸出小粉拳,疯狂敲击着乌恒的后背,不知过了多久,发现手臂有些酸痛了才停了下来,这个时候乌恒已经沉沉的睡去,而且睡的还很香,呼吸间有着微微的鼾声。

    雪花在次又气又怒,却无从发泄,最后选择了平静下来,见乌恒沉沉昏睡在自己怀中,她心中也松了口气,“原来这家伙只是力竭而且,看来睡一觉就会好了。”

    不管怎么样,雪花始终觉得很不解气,如拎小鸡一般将乌恒抓了起来,踏着行字阵纹飞上了湖泊中心的岛屿,走上了阁楼顶层,她气呼呼的踢开一间雅房,一甩手轻松的乌恒抛在了空中,随之他的身体在虚空中划过一条完美的弧线,精准无误的趴在了房间中的极致寒冰玉床上。

    这样,乌恒的伤势会恢复的更加快。

    当然了,这个家伙依然如死猪一般香香的睡着,在七天的日子里,乌恒的身体已经完全不会受到极致寒冰玉的影响,甚至这极寒的气流,还会令他感到一阵舒爽。

    时间过去的很快,今天是魔族圣殿从海底浮出海面的第十天,十天过去,意味着这个消息就算传的再慢,也会蔓延整个中洲大陆,虽然想要横跨整个中洲大陆,就连通天强者的速度都需要十几年,但传闻这种东西,却总是能插出翅膀,很快蔓延这快大地。

    毕竟一传十,十传百,并且在武修界有着超远距离的通讯装置,还有着上古传送阵,总之魔族圣殿浮出水面的消息,很迅猛的传进了各大势力的耳中。

    但北海一域是青阳盟的地盘,也是中洲大陆边缘的地界,若是最极端的南方之人,绝对是没有机会赶过来的,就算用传送阵过来,也需要不少的时间。

    不过距离青阳盟较近的一个庞大世家,却是带来了足足四五名通天强者,还有大量的化龙修士,那便是魔族轩辕家,魔族圣殿浮出海面,这怎么能让他们不激动,于是连夜赶来。

    十天的时间,已经让不少距离北域较近的轩辕家修士出现在了月牙岛!

    大海的浪花不断拍打着金色沙滩,有节奏的响起哗啦啦的潮水声。

    青阳盟的长老人物刘平公此刻一动不动的站立在沙滩上,浑浊的双眼死死盯着魔族圣殿,气色很不好看。按理来说刘平公这样的强者,就算元神重创,十天的时间也足够他恢复大半伤势了,然而他的脸色却很是阴沉。

    这一切都发生在了三天前,他的那位孙儿,也就是刘岩很狼狈的从魔族圣殿走了出来,一言不发的走到他面前,说了一句“那小子还活着,他叫乌恒。”,随后扬长而去,无论刘平公如何叫喊,他都没有回头。

    可刘平公却也不知道自己如何教训这位桀骜不驯的孙子,他内心其实是愧疚的,若不是自己的判断失误,也不至于造成刘岩的父母在他六岁那年双双去世。

    刘岩一声不响的离开了,他的步伐看起来不那么稳健,似乎受了很严重的伤。

    “那小子还活着,他叫乌恒。”刘岩的那句话,不断回响在刘平公的脑海中。

    “什么还活着?他难道没有死去?难道刘岩没有杀死他?”刘平公越想越怒,最后怒发冲冠,当场在沙滩中暴走,三天前,不少被他杀死的修士的尸体此刻还躺在沙滩上。

    为什么,为什么连刘岩都没有将他杀死,难道这家伙有能力越阶挑战这名青阳盟的年轻杀神?

    他不敢相信那个叫乌恒的小子有那么强大,他觉得就算没有刘岩,蓝永玉与石三也足够干掉那小子了,然而三天后的今天,他依旧没有看到石三与蓝永玉从魔族圣殿走出来。

    这一刻,他的脸色越发阴沉,难道区区一个玄位三境的修士把蓝永玉和石三都杀了,甚至他还击败了青堂盟的年轻杀神,刘岩……

    刘平公此刻觉得自己应该记错了,那小子的实力应该不止玄位三境,他觉得乌恒的实力至少在化龙之境,不然怎么可能在刘岩手里活下来。

    但他此刻又想到了一个细节,刘岩从来都是剑不离身,但三天前他离开的时候,似乎两手空空,刘岩不可能将比自己性命还看的重要的妖剑鲨齿丢下的,他手中没有剑,那么证明这位年轻杀神输了,并且还输的很惨,输的把自己佩戴了十年的剑给弄丢了。

    想到这里,刘平公已经不敢继续想下去了,他无法相信一名玄位三境的修士能在自己的神念冲击下活过十天,也无法相信石三和蓝永玉都死了,更加不敢相信刘岩居然都输在了那个叫乌恒的小修士手里。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刘平公的脸色从阴沉变为狰狞,他冲着大海中的魔族圣殿怒喊着,而听到刘平公的怒喊,在沙滩上的修士全都露出惊色,飞快的逃走。

    他们可是看见了三天前刘平公暴走的场景,当时至少有数百名修士在顷刻间死在了他的手中,并且死的毫无反抗之力。

    通天强者是强大的,是骄傲的,连化龙修士都不敢说可以抗住这种级别强者的三招。

    噗,蓦地,刘平公再次气出一口鲜血,面色十分难看。

    “喲,是谁这么大胆子,居然把青阳盟的长老气的吐血了?”突兀间,一个有些玩味的声音传进了刘平公的耳朵里。

    不少还未来得及离开沙滩边的修士都是面色一惊,表情十分怪异,心想这个时候居然还有不怕死的人敢出来说风凉话,这完全是当面打脸啊,难道就不怕刘平公暴走将他撕裂了?

    ………… ( 灭世武修 http://www.gcxs8.com/12/1226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cxs8.com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