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新生 第4章 神秘军人

文 / 天空之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置身在这枪弹横飞、血肉四溅的场景之中,魏斯既没有觉得血脉喷张,也没有感到恶心想吐,而是在求生欲望的驱使下拼了命地往前跑。周围这些白狼一开始是给照明弹晃了眼,以致于反应异常迟钝,几乎是站在那里当靶子,等它们意识到情况不妙,便开始四散奔逃,这时再想要射中它们可就相当不容易了。

    不过对魏斯而言,这些可憎的白狼是被干掉两头、十头还是二十头,已经没有太大的区别了。能够侥幸捡回了一条命,才是最最最重要的!

    于是,他拼命奔跑,奔向那盏晃动的红色信号灯。跑着跑着,霍然发现自己来到了信号灯前,它拎在一个戴着白帽子、白口罩,穿着白衣服、白裤子的大个子手里,左右两边各有两名白衣战士正端枪射击,在他们身后不到二十米的地方便是那座石头垒成的建筑,在远处看还不觉得,到了跟前才意识到它可不是普普通通的登山小屋,而是一座七八米高、十多米宽、外壁光滑且留有射击孔的雪山壁垒。

    这就是让自己望眼欲穿的9号补给点么?

    几分钟后,魏斯坐在火炉边,气鼓鼓地责问:“你们早就听到了我的呼救,不是么?”

    这个依山而建,既可躲避风雪、又能抵御攻击的石质建筑,从外面看规模不小,内部空间之宽敞,更是超出了想象。在这暖烘烘的封闭空间里,总共有17名军装男,他们的白色头盔和白色披风都整齐存放在靠近入口的架子上,露出清一色的板寸头,身上穿着藏青色的军服。除了人手一支长枪,还配备了短枪长刀,一看就知道是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正规武装。

    众人皆以冷笑应对,唯独先前拎红色信号灯的大高个搭话道:“怎么,小子,听这语气还心存不满呢?你可知道我们的身份?”

    魏斯抬头瞥了这些军人一眼:“我不管你们是谁,见死不救,就是一群怂蛋!”

    “嗬……”大高个撩起靴子,毫不客气地照魏斯屁股来了一脚。

    魏斯腾地站了起来,可是对方足足比他高出一头,臂圆膀粗,模样彪悍,要真动起手来,一个估计能打他这样的三四个……

    “你这家伙不要不识好歹!”那人直直地盯着魏斯,有些生气地斥责道,“我们出去救你,是担着暴露行踪的风险!要是因为你这一条命导致任务失败,我们的国家将因此蒙受难以估量的损失!要是我们不出去,让你自生自灭,我们要承担什么责任?嗯?一丁点儿都不需要!因为压根不会有人知道我们来过这里!”

    听完这些,魏斯不禁哑然。原来,这些家伙并不是驻扎在这里的卫戍部队,而是执行某项特别任务,恰巧在此过夜的。

    他眯起眼睛,对应大高个的方框是绿色的,而各项数值也跃然眼前:

    生物机能2.9/2.9

    精神活力4.7/4.8

    战斗潜能12.4-238.5

    等效防护8.0-13.0

    行动速度14.3-34.7

    再去看这里的其他人,方框也都是绿色,数值各不相同,生命、意志、防御、移动相差不太大,倒是杀伤数值有点意思——拿着长枪的,杀伤力的最大值超过一万,没拿的,杀伤力最大值都在230左右。

    这显然是武器对于杀伤力的加成效应。

    见魏斯不说话了,大高个用他瓮声瓮气的声音反问道:“好了,现在轮到我提问题了!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嗯?”

    “我说我只是个为了挑战自我的旅行者,你信么?”魏斯答道。

    “狗屁!”大高个一脸鄙夷,“我看啊,你要么是边境走私者,要么就是诺曼帝国派来的高级间谍,反正不是好人!不然,为什么不敢报上姓名?”

    “我……”魏斯语塞。

    见状,大高个的表情愈发严肃,就在这时,从角落里飘来一个轻描淡写的声音:“他是久负盛名的克伦伯-海森枪械家族的继承人龙-克伦伯-海森,去年被保送进入巴斯顿军校,不出意外的话,两年后我们再见到他就该叫他长官了。”

    循声望去,一个黑发黄肤、相貌平平的青年军人正把玩着魏斯的猎枪——这件武器在他刚进入这里的时候就被军人们收走了。

    “你认识他?”大高个扭头问。

    “嗯哼!”黄种人面孔的青年军人以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回答说,“我出生在克伦伯-海森枪械家族所在的索姆索纳斯城,我的父亲是个很不错的制枪工匠,祖父、曾祖父、曾曾祖父都为克伦伯-海森家族工作,所以……是的,我从小就认识这位龙-克伦伯-海森少爷!”

    大高个的神情这才缓和下来,接着耻笑道:“克伦伯-海森家族的少爷,大名鼎鼎的巴斯顿军校的在校生,差一点儿就葬身在鬣齿兽的尖牙之下,真是件滑稽的事情!”

    “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人生目标,有些是毕生的,有些则是阶段性的。”魏斯嘟囔道,“在这之前,我猎杀了一头雪罴,并以此为荣。”

    听了这话,军人们稍显惊讶,他们收起了刚刚的耻笑,但脸上却没有出现钦佩的神情。

    “单枪匹马猎杀雪罴,是克伦伯-海森家族历任继承人在执掌家族之前必经的考验。”那个黑发黄肤的青年军人以一种不冷不热的语气说道,“可是,克伦伯-海森家族自从加盟格鲁曼集团以来,优秀的工匠不断流失,经营也每况愈下,如今最大的麻烦是如何生存下去,而不是考虑家族的传承问题吧?”

    魏斯低着头,不是因为沮丧,而是在吸收和消化这些信息。

    克伦伯-海森家族、枪械作坊、继承人、巴斯顿军校、格鲁曼集团、工匠流失、生存问题……

    这乱糟糟的,好像还特么有点意思哈?

    大高个在魏斯身后来回走了两遍,开口道:“好,既然你的身份得到确认,龙-克伦伯-海森先生,你的猎枪暂由我们保管,离开的时候再交还给你。至于这里存放的备用物资,除了我们所需的,你可以自便。”

    这无疑是当下最好的结果。

    魏斯起身道:“非常感谢!”

    大高个没有搭话,面无表情地走到靠入口的位置,坐下来闭目养神。

    魏斯环视四周,这伙军人约有一半是白种人,一半是有黄种人和介于两者之间的混血。他们有的和衣而卧,有的在擦拭枪械,而刚刚为他证明身份的黑发黄肤青年,则在继续端详他那支银色的猎枪。

    家祖上N代为克伦伯-海森家族工作,按照正常逻辑,即便是以军人身份走出了这种“世袭”,对这个家族和家族的继承人应该还是比较有感情的,可是,看他刚刚说话的神态和语气,隐隐流露出几分怨意,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自己若是主动过去与之攀谈,会不会因为言行举止的怪异而重新受到误解和怀疑?既然这伙人是在执行某项特殊任务,最好还是不要去招惹他们比较好……

    思来想去,魏斯还是把这些好奇暂且压在心里,老老实实坐在原地烤火取暖,而那黑发黄肤的军人也始终没有来找他说话的意思。

    长途奔波,又跟那些狡猾凶狠的鬣齿兽苦战半夜,精神和体能都已告竭,没一会儿功夫,魏斯便沉沉睡去。

    等到他猛然从深沉的睡眠中醒来时,偌大的地方只剩他孤零零的一个,周围干干净净,甚至连脚印也没有留下。昨晚所见的人,所听的话,仿佛都是自己的幻想。

    魏斯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刚站起来伸展四肢,便看到那支银色的猎枪放在黑发黄肤青年昨晚所据的位置。一缕阳光从上方的透气孔照进来,仿佛一道来自天堂的圣光,当它照在猎枪上时,枪身竟然映射出宛若星河的璀璨光耀——那是净亮银与深邃蓝的交织,是圣洁与神秘的呼应,是让人心驰神往的圣泽……

    魏斯走过去,拾起枪,发现它从内到外都被擦拭得一尘不染。之前仓促狼狈,并没有仔细打量,这时才发现银色的枪身上有四道波纹线造型的蓝色纹饰,刚刚正是它们在阳光下折射出深邃迷人的蓝光,而枪机位置的盾形徽标,看起来也是用同种材质刻嵌上去的。

    这种蓝,似乎有种特殊的功效,能让人心旷神怡,如沐春风。

    捧在手里端详研究了一会儿,便将其挎在背上。一旁的石凳上,放着一条可以系在腰上或着斜挎在身上的皮质子弹带,上面塞满了猎枪子弹,石凳旁放着他的背包,里面的东西一件不少,还多出了一个袖珍的火炉子和两个燃料罐。

    心里一阵莫名感动。

    接下来,魏斯在这里面转了一圈,在储物架上找到了整箱的干粮、罐头、酒、燃油、毛毯、医药箱还有几种规格的猎枪子弹,这些看起来像是供旅行者应急使用的物资,跟那伙军人还有他们的任务似乎没有必然的关系。反正那大高个说了,除了他们征用的物资,余下的自己可以随意取用,便顺手拿了几个罐头和一瓶酒,回到火炉旁悠哉享用。等吃足喝饱了,便挪到入口处的石阶上,吹着冷风,看着雪景,脑袋里思绪乱飞。

    咚哒!

    突然听到这熟悉的枪声,魏斯霍地站了起来。

    是那伙军人遭遇敌人了?

    可是极目远眺,却没有看到任何的异常景象,而且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里,枪声也没有再响起第二次。

    枪支走火么?

    不,直觉告诉魏斯,这伙军人既干练又谨慎,不可能出现走火这种低级失误。肯定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肯定是!

    他连忙返身进入壁垒,从储物架上取下医药箱,挑了两瓶酒精、五卷纱布、三袋止血棉、一瓶消炎药还有一排止痛针剂放进背囊,系上弹带,背起背囊,端着猎枪便朝外走去。什么枪械作坊家族继承人的身份,什么改变家族命运的重担,什么前途光明的军校生,这些吸引人的东西咱先搁一边。昨晚那伙军人冒着暴露行踪的风险救了自己,在他们可能遇到麻烦的时候,自己有什么理由袖手旁观呢?

    可是走出建筑,魏斯却又犯难了:虽然知道枪声是从西北方向传来的,但在这茫茫雪山之中,仅凭这一点去找人何其之难,要是不能及时找到他们,这样出去又有什么意义呢?

    正当他深感彷徨的时候,枪声再度响起,而且,听起来跟之前稍有不同。

    经过昨晚的大致观察,魏斯基本可以确定,这伙军人携带的长枪都是一种款型。如果这第二声枪响不是他们的短枪发出的,那就意味着敌人在射击!

    魏斯掏出望远镜,西北方的视线尽头是大片无垠的树林,枪声似乎就是从那树林里传来的。自己若是徒步前往,至少要走三四个小时,如此推测,那伙军人早在几个小时前就离开了。

    思前想后,魏斯横下一心,踏上了充满未知的路途。 ( 钢铁燃魂 http://www.gcxs8.com/12/1223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cxs8.com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