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续章78猪八戒遇到黑熊精

文 / 初恋璀璨如夏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我真的长生不老

    路上除了差点和一个开着奥迪A5的女司机撞上,柳月望还算安稳地把车子开到了家中。

    从河西一直开车到河东的东边机场,这样长距离的车程,对于柳月望来说也不算什么了,她也没有骄傲。

    略微有些气恼的是,那个开奥迪A5的女司机,瞧着柳月望的车似乎有点鄙夷的样子。

    柳月望有些不服,进口车了不起啊?她的沃尔沃其实也不差的,但是她打定了主意换车就要换进口车型。

    回到家中,柳月望和安暖整理行李,刘长安把菜放进厨房,单独将人参拿出来清洗以后,放在盅里,盖上盖以后隔水蒸,设定了半个小时大火。

    客厅里几个行李箱打开,安暖和柳月望正在挑拣各自的战利品。

    安暖除了给刘长安带了人参,还有东北三宝里的另外两样:貂皮和鹿茸。

    东北三宝有新旧两种说话,以前东北的穷人,在这天寒地冻里可穿不起貂,只能用乌拉草垫在鞋子里保暖,那时候的东北三宝是人参,貂皮和乌拉草。

    现在当然没有几个人用乌拉草垫在鞋子里了,于是乌拉草的地位就被鹿茸取代了。

    安暖给刘长安带的貂皮产品是一条貂皮内裤,尽管刘长安很喜欢很宠溺自己的小女朋友,但是她把这玩意拿出来送给刘长安的时候,刘长安还是无情地拒绝了。

    “鹿茸我收下。这个你自己穿着玩,谢谢了。”刘长安摆了摆手,尽管他曾经说过愿意当安暖的舔狗,但是舔狗也有底线,让他裸奔可以,让他穿貂皮内裤绝对不行。

    “哈哈……”柳月望期待这一刻很久了,安暖在某些时候总是会表现出奇怪的品味,例如以前买的黑白条纹,像国外囚犯牢衣的睡衣,连她外公外婆都嫌丑,不愿意和她穿一样的。

    “这不是很可爱吗?摸起来毛绒绒的。”安暖委屈不已,她在买这条貂皮内裤的时候,就有想过偶尔他要是偷偷爬窗,跑进她的房间里,安暖被迫让他留宿,作为交换条件就是要让他穿上这条貂皮内裤,毛绒绒的像小动物一样的感觉。

    她几千里迢迢给他带回来的礼物,他不喜欢也就罢了,居然连勉强收下都不愿意!

    “这个也是买给我的吗?这个我喜欢。”刘长安连忙拿起了一套杯具转移安暖的注意力。

    “嗯……”安暖哼哼着说道:“这个叫海水江……”

    “等等。”柳月望打断了安暖,“长安,我考考你。你看这套杯子,有没有点什么说道?”

    安暖不满地瞪着柳月望,她肯定知道刘长安说得出来,她偏偏又要考刘长安,她就那么喜欢这种和他谈今论古的感觉吗?

    刘长安看了看杯具的包装,白色的长方形纸盒,上方有故宫珍品图案的风口,毫无疑问这是故宫博物院的周边产品。

    刘长安笑了笑,“一件根据故宫藏品生出灵感,设计制作的现代工艺品,值得说道的地方不多……整体造型不错,亮点就是这海水江崖纹了,清代帝王龙袍下摆都有海水江岸八宝纹,寓意福山寿海,江山永固……好在江山没有永固,咱们普通人也可以用上金龙纹,海水江崖八宝纹。”

    “不错,海水江崖纹是亮点,安暖看到这套快客杯,就觉得特别适合你的气质。”柳月望把盒子递给刘长安,“喜欢吧?”

    “喜欢,这比貂皮内裤强到不知道哪里去了。”刘长安接过来,顺便搂住安暖亲了亲。

    安暖被亲了,偷偷地带着些得意看了一眼柳教授,也就不计较她考校刘长安,制造暧昧氛围的事情。

    这时候门铃声响,安暖去开门,却是韩芝芝过来玩了。

    “柳姨!给我带礼物没有?”韩芝芝先和柳月望说话。

    “带了,带了,和你妈一样的丝巾。”

    “真敷衍,又是丝巾。”

    “臭丫头,找打,爱要不要……我也有一样的。”

    “嘿嘿,要当然是要的……这花色还真好看!”

    韩芝芝拿了礼物,然后拉着安暖的手,走到刘长安身边打招呼:“嗨,猛男。”

    “弱鸡。”刘长安和她呼应了一下。

    安暖“噗”地笑出声。

    “我叫你猛男,是夸你。你怎么叫我弱鸡?”韩芝芝抬起手臂,试图鼓起自己的肱二头肌。

    “那次你带中海女婿过来玩,我叫你猛女,安暖不高兴,觉得猛男猛女跟一对似的,我只好叫你弱鸡了,和你划清界限。”刘长安坦诚地表达自己叫她弱鸡的原因,“更何况,和我比起来,你任何一方面也确实和弱鸡差不多。”

    刘长安倒也不是取笑她,客观论述而已。

    “等我在跆拳道练成了,迟早放倒你。”韩芝芝自知现在不是刘长安的对手,只好忍辱负重了,她只能回想一下很多电影里练过跆拳道,空手道的女孩子放倒男人时的帅气画面给自己鼓劲。

    “迟早?如果在你有事生之年,人类能够实现永生,你修炼五十亿年再来找我吧。”刘长安拱了拱手,“五十亿年后,后会有期。”

    “嚣张,我五个月后就来找你。”韩芝芝摩拳擦掌。

    刘长安看了一眼安暖,安暖默契地找了一个破碗给刘长安。

    刘长安把那破碗一拍,用力一搓,然后给韩芝芝看那些碎片……他也没有搓的粉碎,那样太卖弄了,他是个谦虚而实在的人,适可而止。

    韩芝芝大惊失色地瞪眼,“嬲,我只是开个玩笑!”

    说着韩芝芝就把安暖拉回房间里,关上门。

    “干什么?”安暖看到韩芝芝的眼神显得很奇怪,作为姐妹很清楚韩芝芝一定要说蠢话了。

    “他力气这么大,你们那啥的时候,他不把你柰子给搓没了?”韩芝芝忧心忡忡地伸了伸手检查,她担心安暖已经没了。

    “你要死啊!神经病!”安暖打开韩芝芝的手,又好笑又好气,韩芝芝的这种担心居然还有几分认真,而不是纯粹的开玩笑,真是个爆脑壳!

    “咦,你好像二次发育了,能跟结界我媲美了。”韩芝芝转移了注意力,啧啧感慨,“原来有了男朋友会二次发育是真的。”

    “早点找个男朋友吧。”安暖略微有些骄傲地害羞,在韩芝芝面前没有必要扭捏作态,“我现在简直是完美身材,遇到白茴都不虚。”

    “你可拉倒吧,你一膨胀就分不清现实了,你再怎么发育,一头猪能够变成熊吗?你是猪,人家天生是只熊,你再怎么发育,也就是猪八戒,人家自然成长就是黑熊精,一巴掌干的你九齿钉耙都丢了。”韩芝芝不以为然地说道,白茴以前在郡沙高中的知名度还是很高的,更何况韩芝芝还是白茴死敌的闺蜜,对白茴有所了解。

    “我要是猪八戒,你就是沙僧,你看看你把刘海梳上去,跟沙师弟一样的光脑门。”

    “你要死啊!我正担心我最近有点掉发,沙和尚是光头对不对?”

    “好像是地中海吧。”

    “呸,你这臭嘴吧,我要是今天洗头发掉超过十根,就是你诅咒我。”

    两个人聊了一会,又出来了,刘长安已经进厨房忙活去了,安暖留韩芝芝中午一起吃饭。

    多个人吃饭,柳月望便拿了一盒红肠出来,她买了哈尔滨肉联厂红肠,商委红肠,秋林里道斯红肠和农大红肠四种。

    刘长安看着那些红肠,觉得这大概就是女人的仪式感吧,这几种红肠即便是在南方名气较小的商委红肠和农大红肠,也可以在网上买到,她却要自己从几千里之外背回来。 ( 我真的长生不老 http://www.gcxs8.com/12/1218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cxs8.com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