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一十八章 故事的末尾

文 / 远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层层叠叠的祈祷声在黑暗中回荡着,仿佛共鸣成了一道强大的河流,高文和赛琳娜看不到这条河流,却能明显地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在冲击这个世界的边界,正在冲击那道阻隔在现实和虚幻之间的墙。

    然而突然间,河流中出现了一道不协调的扰动,让所有的祈祷声都变得混乱起来。

    高文下意识和赛琳娜对视了一眼,随后便听到有一个隐约、模糊的声音从极为遥远的地方传来:

    “心灵风暴!!!”

    强大的干扰爆发了,层层叠叠的祈祷声一瞬间被打断,每一个汇成河流的声音都回到了黑暗深处。

    “听上去像是马格南的声音……”赛琳娜刚下意识地嘀咕了一句,便看到眼前有泛着微光的裂隙突然蔓延开来。

    以黑暗中的蛛网为脉络,大量纵横交错的白色光痕突兀地出现在这片黑暗空间中,让整个空间仿佛被打碎的镜子一般迅速分解,似乎有某种源自“内部”的攻击打破了这层帷幕,高文和赛琳娜眼前的景象瞬间变得开阔——

    高文立刻全神戒备,做好了战斗准备,赛琳娜也侧身来到高文侧后方,手中提灯散发出温暖明净的光芒。

    清新寒凉的风突兀地吹了起来,在帷幕破碎之后,一片被星光照耀的无尽草原扑面映入高文的视线,他看到微微起伏的大地在星光下延伸,大量不知名的花草在微风吹拂下轻轻摇摆,而一座隐约有些熟悉的山丘正伫立在他和赛琳娜前方,山丘迎着星光的方向

    山丘下,静静地躺着巨型黑色蜘蛛的残骸,它那庞大的身躯已经开裂,而一只通体洁白的、仿佛由光铸造的蜘蛛从那四分五裂的残骸中爬了出来,正沿着山坡一步一步地向着无尽高远的星光攀爬着。

    飘动的光芒和从高空照耀的星光洒落在这只白色蜘蛛的甲壳上,如水一般荡漾。

    那白色蜘蛛仿佛没有注意到出现在草原上的高文和赛琳娜,仍然一步又一步地、执着地追逐着天上的星光,然而高文却注意到,在他和赛琳娜周围,无数影影绰绰的、没有任何五官细节的“人影”已经浮现出来。

    上层叙事者的攻击到来了。

    无数朦胧的人影冲向高文和赛琳娜,高文本想先去阻拦那带着神圣气息的洁白蜘蛛,此刻却只能先想办法对付这些潮水般涌来的往日幻象,开拓者长剑上浮起一层虚幻的火焰,他执剑横扫,大片大片的敌人便在他的剑下化为了虚幻的碎片。

    赛琳娜则在高文的掩护下一手扬起提灯,一手在空气中勾勒出散发微光的符文,不断把周围的蛛丝和远方的往日幻象化为苏醒的梦境,让它们在星光下变成飞快消散的泡沫。

    令人意外的是,那些黑色幻象的战斗能力并不是很强,它们对高文最大的威胁,似乎也只是数量庞大。

    高文和赛琳娜且战且进,不断消减着周围敌人的数量,同时尽全力想要赶到那追逐星光的白蜘蛛附近。

    一道比其他黑影更为强壮敏捷的影子从旁边冲了过来,高文长剑回旋,逼退了其余敌人,一剑斩向对方,而那强壮敏捷的影子竟在千钧一发之际幻化出了一柄漆黑的长枪,挡住了高文的剑刃,随后长枪抖动,黑影向后拉开些许距离,反身刺来——

    意料之外的反击让高文心中略感惊讶,但这仍然不足以弥补实力上的差距,几次交锋之后,开拓者长剑斩断了那柄长枪,击碎了那道幻影。

    在幻影破碎的瞬间,一些凌乱的信息却流入了高文的脑海,他突然间知道了刚刚被自己击碎的那道幻影的名字——他叫德尔沃夫,是西海岸城邦的一名卫队长,他性格严厉,却喜欢偷偷收藏贝壳……

    一对凌厉的双刀从侧后方掠来,双刀的主人在几个回合之后落败。

    她叫娜黛,来自云流林地,她是翡翠王庭的王妃,是杰出的精灵刀舞者……

    山丘越来越近,白色蜘蛛身边逸散出的微光粒子仿佛流萤般在平原上飞舞着,高文几乎能触及到那神性蜘蛛散发出来的气息了,而一道温暖明净的光芒始终在他侧后方照耀,不断驱散着那些从虚空中蔓延出来的蛛网和时不时涌现出来的黑色烟尘,也不断补充着高文流失的体力。

    一个格外强大的剑士挡住了高文的去路。

    他比所有幻象都要强大,却也比所有幻象都要模糊,他那没有五官细节的头颅边缘仿佛受到干扰般蔓延出许多震颤的线条,四肢也呈现出不正常的粗糙模糊状态,却又有着惊人的剑术,一柄看不出细节的黑色长剑在空气中分化出无数剑刃,与开拓者长剑针锋相对地较量着。

    在这道幻象消散之前,高文就知道了他的名字——

    他叫巴尔莫拉,是沙漠城邦尼姆·桑卓的“奴隶国王”,一位杰出而伟大的统治者。

    在山丘脚下,高文和赛琳娜同时停了下来。

    周围那些仿佛无穷无尽的幻象不知何时都消失了,只有微风吹过夜幕下的草原,那只洁白的蜘蛛也不知何时停在了半山腰,祂转过头来,头颅的位置却没有眼睛,只有一些柔和的光芒照射在高文和赛琳娜身上。

    突然间,高文心中却冒出了些许不相干的想法——

    原来上层叙事者的“神性”……是没有眼睛的么……

    一个温和而熟悉的声音就在此时传入了高文脑海:“杜瓦尔特……消失了吗……”

    是娜瑞提尔的声音,高文对此丝毫不觉得意外。

    “放弃吧,娜瑞提尔,或者该叫你上层叙事者?”高文摇了摇头,“我知道,我知道你们渴望外面的世界,但你现在应该也感觉到了,你并不属于那里,一个像你这样的神明强行降临现实,只能带来数以百万的死亡,而你自己也很难安然无恙——你是梦境的映射,但那些在梦境中向你祷告的人,都已经不存在了。”

    白色蜘蛛沉默了几秒钟,才有声音再次响起:“他们都在这里……”

    巨大的节肢向旁边挪动开来,数个洁白的茧被紧密地保护在蜘蛛的胸腹位置。

    在向星光攀爬的过程中,她一直在小心地携带、保护着这些茧。

    在看到那些茧的同时,高文已然明白了很多东西。

    “原来杜瓦尔特说的话是这个意思……”赛琳娜也反应过来,带着复杂的语气说道,“我们一直好奇一号沙箱中的虚拟人格们都去了哪里,原来……”

    “我想带他们去外面,”白色蜘蛛轻声说道,“因为他们都想去外面,所以我也这么想……”

    “怪不得……怪不得上层叙事者会发生疯狂、分裂、死亡这样的变化……”赛琳娜的声音显得格外低沉,仿佛自言自语一般,“我们所有人都在关注那三千名进入网络的测试人员,但是……沙箱世界里还有数以百万的虚拟人格……对你而言,他们也是‘真实’的……”

    白色蜘蛛没有开口,既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

    作为对沙箱系统和灵魂奥秘了解颇深的大主教,赛琳娜终于拼凑出了她此前始终想不明白的那部分真相。

    而在一旁,高文已经跟神明知识打过不少交道,还得到了大量忤逆者遗产,此刻他想到的东西更多:“是因为意识到世界上绝大多数的‘子民’都是虚拟出来的幻象,上层叙事者才会陷入疯狂,并在疯狂中死亡,而这又导致了祂的分裂,使祂的人性部分和神性部分变成了两个个体……也正是由于这种死亡和分裂的过程,你才摆脱了原始‘上层叙事者信仰’对你的束缚,才能够在不影响自身存在的情况下,吞噬掉了整个世界的心智,把他们都放进了那几个‘茧’里……我说的没错吧?”

    白色蜘蛛轻轻挪动着一条长腿,发出低缓悦耳的声音:“你懂得很多东西……”

    “你真的认为这样会成功么?”高文皱着眉,“即使你把他们带到了现实世界,又能怎样?没有身体,没有物质基础,甚至没有成为灵体的条件,他们诞生自沙箱,也只能依靠沙箱来维持存在——你是神明,可他们不是,这些茧,进入现实之后立刻就会烟消云散,这些你想过么?”

    “……我不知道,也不在乎,”娜瑞提尔低声说道,“他们想出去,我也这么想,这就是一切……”

    在看似温和平静的话语中,巨大的白色蜘蛛慢慢扬起了上半身,一股令人心惊的敌意终于从这强大的神性生物身上散发出来。

    然而高文却只是遗憾地摇了摇头——看来没有缓和的余地了。

    “娜瑞提尔,”他迎着山丘,注视着那年轻的神明,“你会死的,不会再有新的分裂,不会再有复活。

    “你知道杜瓦尔特是怎样消失的,你也应该知道,我已经通过祂和你建立了联系。

    “我有能力彻底瓦解你。”

    “我知道,”娜瑞提尔轻声说道,“那样或许也好……”

    在高文和娜瑞提尔之间,无尽光芒骤然化作洪流,冲刷着整个平原,冲刷着这个虚假世界的最后一片疆土。

    ……

    剧烈的晃动惊醒了黎明前的奥兰戴尔,无数居民从无梦的睡眠中醒来,惊惶地看向那片据说曾遭受诅咒的土地,看向奥兰戴尔之喉的方向。

    他们听到低沉的呼啸声从那片坍塌的山谷中传来,听到仿佛无数人呼喊的共鸣声在山谷外的平原上回荡,奥兰戴尔之喉中似乎正在酝酿着一股庞大的力量,在这黎明前的最后一刻,它正如心脏一般开始跳动起来。

    一线霞光出现在远方的地平线上,巨日恢弘的冠冕似乎就要从那里探出头来,而在这微末稀薄的光晕中,在天边残存的星光照耀下,有人看到仿佛蜘蛛般的虚幻巨影正在攀爬奥兰戴尔之喉边缘的山岗……

    最后的时刻似乎到来了,塞姆勒大主教下意识握紧了手中的战斗法杖。

    整个地宫中都回荡着令人不安的呼啸声,马格南曾提到的那些透明虚幻肢体终于凝实到了所有普通神官都能清晰看见的程度,他们看着那庞大的虚幻蜘蛛在土石和墙壁之间穿行着,每一次有巨大的透明节肢掠过大厅,都会激起一片低声惊呼。

    此前脑仆们的祈祷共鸣已经被马格南成功阻止,然而这似乎只能延缓上层叙事者降临的速度,祂仍然在执着地挤进现实世界,仿佛不到最后一刻便决不放弃。

    “这是最后一刻了……”尤里低声咕哝着,“我们能做的都已经做完了……”

    温蒂轻轻吸了口气,走向大厅一角:“我去照顾伤员。”

    “教皇冕下刚才传来了最后一次消息,沙箱系统和心灵网络的稳定都已经抵达极限,”塞姆勒沉声说道,“接下来他会用他全部的力量抵抗上层叙事者降临带来的冲击,如果他的灵魂反应消失……我们便安然迎接死亡。”

    尤里平静地看着前方:“希望……”

    一阵比此前更加震慑灵魂的呼啸声突然在整个地宫中回荡起来,与之一同传来的,还有一阵强烈的建筑震荡,这打断了尤里没说完的话。

    他下意识地抬起头,看到了同样茫然的塞姆勒大主教。

    ……

    无名的花草化成了灰烬,土石在空气中瓦解着,升腾起的黑色烟尘遮蔽了天空,让星空变得暗淡无光。

    在最后时刻支撑这个虚假世界的力量终于倒下了,整个沙箱开始不可逆转地走向灭亡。

    无名的草原开始崩解,从边缘向中心迅速塌落,而那圣洁的白色蜘蛛也从山丘上滚落下来,连带着她拼命想保护下来的茧,一同跌落在大地上。

    在最后一刻,她编织出了层层叠叠的蛛丝,把那些茧再次束缚、稳固下来,没有让它们受到一点损伤,就仿佛这是她存在于世的本能一般。

    温暖明亮的灯光弥散开,驱散了升腾的烟尘和蔓延的火焰,高文来到已经失去反击力量的白色蜘蛛旁边,看着她头颅位置那些明净的光芒。

    在他开口之前,娜瑞提尔的声音便传入了他和赛琳娜的脑海。

    “最早的时候,他们就是在这片草原上繁衍生息的……那时候这里还不是沙漠,也没有尼姆·桑卓……”

    赛琳娜此刻才终于认出了这里的地形,知道了那隐隐约约的熟悉感源自何处,她下意识地环视四周,辨认着那正不断向黑暗沉沦的大地:“这是……怪不得我感觉如此熟悉……”

    这片土地,最初便是她和梅高尔三世一同“编写”出来的。

    但那已经是许久以前的事情了,久到她都忘记了这里最初的模样。

    “杜瓦尔特曾经问我,如果大家都安于这片土地,是否所有人都不用面对这场终末……众生可以平安喜乐地生活在舞台中央,只要不去接触边界,这个世界对大家而言便是真实的……

    “诗人们可以尽情想象海洋之外的天地,想象星空之间的世界,水手们在近海便可以有永远丰厚的收获,不用去管那越往远处便越发古怪离奇的海洋边际……不要有太高的好奇心,这个世界便会永远美好下去……

    “我总是给不了他答案,我太笨了……但我觉得,创造了这一切的造物主们,肯定知道的更多……

    “造物主啊……你们创造了这个世界,又创造了我们,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你们希望我们怎么做,可以告诉我么?”

    娜瑞提尔的声音低缓柔和,在这单纯的询问面前,赛琳娜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不知多少思索之后,她才抬起头来,注视着上层叙事者那无目的面容。

    “这只是一场实验,仅仅是……实验……”

    她的每一个字都仿佛用尽了力气。

    两秒钟后,那洁白神圣的蜘蛛终于发出一声轻叹:“啊,谢谢……我终于亲耳从造物主口中听到答案了。”

    “娜瑞提尔,”高文忍不住上前一步,“其实我还可以……”

    “可以给我些时间么?”上层叙事者的声音轻柔地传来,“我想……看一下星星。”

    “星星?”高文愕然地抬起头,却只能看到一片黑暗混沌的天空,没有半点繁星。

    而等他再收回视线,那洁白的蜘蛛神明以及她庇护到最后一刻的茧……已经开始化作点点光尘。

    ……

    山谷中的呼啸声止息了,大地的震颤也平静下来。

    奥兰戴尔的居民们带着不安和惶恐走出家门,走上街头,相互询问着情况,又不约而同地看向奥兰戴尔之喉的方向。

    在朦胧昏暗的天光下,有孩子们惊呼起来。

    朝阳的勾勒中,似乎有一只近乎透明的巨大蜘蛛一点点攀上了附近的山岩,爬上了山谷边缘的高地,祂在那里静静停下,小心翼翼地将仿佛茧一般的事物推到面前。

    天边的最后一点星辉闪耀着,映在蜘蛛已经愈发虚幻的躯干上,祂迎着一天中最后的星光,仿佛发出了若有若无的赞叹,许多人听到虚幻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却对那声音感到一片茫然——

    “到这里,故事就结束了……”

    随后朝阳升起,巨日的光辉照耀在大地上,一切仿佛梦境般消散,天地间只余万丈霞光。 ( 黎明之剑 http://www.gcxs8.com/11/1191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cxs8.com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