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29章还愿

文 / 关乌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这个明星来自地球

    对于章依曼的要求,林雨自然是同意的。

    毕竟这可是章依曼,就算章依曼说她想扮演一只蘑菇,林雨也无法拒绝。

    章依曼带着林雨和摄像师来到了制作室。

    张子商正在弹琴,姜绮正在弹吉他,两个人弹的是同一支曲子,但不像合奏,而像斗琴谁也不让谁。

    “先停一下。”章依曼拍拍手。

    张子商和姜绮停下了演奏。

    “你们是要去找大叔问【期中考试】的事情吧?”章依曼问他们。

    张子商和姜绮点头。

    “好。”章依曼说:“那现在先进行【随堂测验】!”

    “什么?”张子商和姜绮一愣。

    “你们通过【随堂测试】之后,才可以从我这里得到情报去找大叔,不然……”

    张子商和姜绮对视一眼,在心里不以为然地哂笑。

    不然什么?不然就不告诉我们韩觉的位置?

    哈哈哈哈哈哈!

    没关系!

    因为我们的目的本来就不是真的要找到韩老师问【期中考试】!

    “不然就把你逐出师门。”章依曼指着张子商说。

    张子商一下从凳子上滑下来。

    “再把你开除【章氏民宿】,下一季《民宿小屋》不叫你。”章依曼转头跟姜绮说。

    姜绮滑得更彻底,一个地板动作后,一下滑到章依曼的腿上,抱着大喊:“我一定通过【随堂测试】!”

    张子商也爬起来大喊:“我最喜欢考试了!【随堂测试】而已,来一百个都没问题!”

    节目组笑着围观,已经进入了观众模式。

    “章老师!不!章董事长!请问【随堂测试】考什么?”姜绮入戏很快,举手发言,仿佛真的在课堂上一样。

    “既然我们都是音乐人,”章依曼看了一圈制作室里的各种设备,说,“那就来一场音乐人之间的较量吧!”

    张子商和姜绮顿时紧张起来。

    【比乐器吗?】

    他们对于乐器都还没达到精通,肯定不如从小就跟着名师学习的章依曼。

    【还是比唱功?】

    比唱功就更没胜算了。站在他们面前的这个,可是华夏乐坛史上最年轻的【天后】,也是出道后最快成为【天后】的歌手。

    【公平起见,应该是比创作吧?】

    他们俩都是主攻音乐制作和创作,一个科班出身,一个拜入名师,让他们比创作和制作,他们俩还算是有些自信。

    【但这是综艺,很有可能注重趣味性,比如随机听一秒钟的伴奏然后猜歌名……】

    “我们来比谁跑得快!”章依曼大声说。

    “嗯?!”张子商心里准备好的【不公平!】三个字堵在喉咙里,差点就喊出来了。

    “什么?!”姜绮正在热身的手指差点被自己掰断。

    “音乐人经常埋头创作一坐就是半天,缺乏锻炼,所以要比跑步,目的是提醒不要缺乏锻炼。”章依曼刁钻的角度说完了,再说正常的角度,“而且你们都是歌手,唱跳歌手,体能是必不可少的,所以比跑步很公平吧?”

    张子商和姜绮一想,还真的挺公平。

    “你们两个,只要有一个赢过我,就算是你们赢。我给你们提供大叔的情报。”章依曼说。

    章依曼都这样说了,张子商和姜绮真的没有理由再拒绝了。

    一伙儿人浩浩荡荡来到了外面。

    “我们就比五十米。”章依曼指了指隔壁房子到他们家大门的距离,说这差不多五十米了。

    张子商和姜绮没有意见,两个人已经跃跃欲试开始热身了。就算章依曼体力惊人,但这比的也不是长跑,而是比爆发力的短跑。比爆发力,他们不觉得自己会输。

    林雨作为“两朝元老”,不偏向任何一方,由她来读表,大家都很放心。更重要的是,有摄像机在终点拍着。

    章依曼、张子商和姜绮在远处的站好,活动几下,就站到了各自的赛道上。

    “各就各位!”林雨大喊:“预备——————”

    张子商和姜绮都想压枪起跑,身子往前倾斜得厉害,结果林雨“预备”了半天,迟迟不喊后面的字。张子商和姜绮摇晃两下,失去平衡,手都撑到了地上。就在这时,林雨才大喊了声“跑!”,章依曼就跟拉满的箭一样蹿了出去。张子商和姜绮在后面一脸的慌张和着急,一路喊着“啊啊啊!”、“等下!”、“不公平!”跑了下来。

    “章老师胜出!”林雨举着冲过终点线的章依曼的手。

    工作人员们拼命鼓掌,热烈庆祝。

    章依曼身披国旗一样双手高举,跑到大家的面前鞠躬感谢,飞吻。

    “我们都没准备好!林导你喊得太慢了!”张子商和姜绮围着林雨。

    “你们以为【随堂测试】单纯测的是你们的跑步速度吗?错!测的是你们的耐心!”章依曼一脸严肃。

    “章老师你变了!”张子商抱着脑袋难以接受。

    “章董事长~~”姜绮也不废话,只是抱着章依曼的大腿,把唾沫抹在眼角,假哭着要求再比一次。

    “那就再比一次好了。”章依曼说着,回到了。

    这些林雨没有耍什么花招。“预备——跑!”

    结果这一次,章依曼用实打实的速度胜过了张子商和姜绮,搞得他俩实在无话可说。

    章依曼觉得一个游戏施加的压力还小了点,于是提议:“那再给你们一个机会吧。”然后带着大家来到了院子里。

    章依曼先进到屋子里,抬出了烧烤架,然后又从画室拿来两块画板,在烧烤架上一拼,一搭,就成了一个简易的桌子。之后她又从屋子里拿了一个玩具气锤,和一个脑袋大小的不锈钢锅。

    “很简单,”林雨还是裁判,进行规则讲解,“石头剪子布,赢的人拿气锤敲对方,输的人拿铁锅防御。防到了就继续石头剪子布,气锤敲到脑袋才算分出胜负。三局两胜……”

    “等等,这又是比什么啊?”张子商举手高喊:“这和音乐人之间的较量又有什么关系啊?”

    “这是比运气和反应能力!”章依曼站出来说:“我们做歌手的,能不能遇到好歌,完全靠运气。而遇到好歌,也不一定能立马拿到,这还需要反应快才行。这个说法你们接不接受?”

    张子商和姜绮跟厌学的小孩一样,睁着死鱼眼,拖着长音说:“接——受——”

    他们作为偶像,参加的综艺节目很多,经常在节目里有玩到这个小游戏。所以还算有信心。

    比赛开始。

    章依曼和姜绮先来。

    “石头、剪子、布!”

    章依曼赢了。她把气锤一抄,往姜绮头上一砸,动作快得几乎拖出了残影。

    “嘭!”

    姜绮被敲到了脑袋,一下子愣在了原地。此时她的手才刚刚碰到锅具,举都没举起来。

    “章老师胜!”林雨大喊。

    章依曼举着气锤朝天摆出非常帅气地姿势。

    边上的工作人员又哄然欢呼,拼命鼓掌。

    “没事没事!”张子商拍拍姜绮的背,鼓励她调整好心态,准备下一场夺回比分。

    第二场开始。

    “嘭!”

    “章老师胜!”

    毫无悬念,三局两胜,姜绮败北。

    “小姜啊,你还未够水准啊。”章依曼转身开心地跟工作人员们击掌庆祝。

    张子商和姜绮都觉得他们成为了反派。

    姜绮痛苦得跪倒在地,揪住小草,咬牙切齿,一副【我的夏天结束了】的悔恨表情。

    “不要放弃!”张子商一把拽起姜绮,“我们还没有输!”

    姜绮似乎被热情感染了,举手和张子商击掌,传递战斗意志:“加油!!”

    轮到张子商和章依曼比了。

    张子商不愧是练舞的,动作也快,章依曼第一次进攻差点被他防了下来,但半个气锤依然落到了张子商的脑袋上,所以判他输。

    “很好很好!差一点就防住了!”姜绮捏这张子商的肩膀,像教练一样指导队员。

    张子商深呼吸,背水一战。

    第二轮开始,张子商超水平发挥,真的防住了章依曼的进攻,等到又一次石头剪子布的时候,他出剪刀胜出,快速用气锤敲中章依曼的脑袋。

    一比一平,到达了赛点。

    张子商和姜绮相拥着庆祝,仿佛他们已经赢了。

    章依曼笑眯眯地看着两个年轻人,眼神慈祥,这就是她想看到的画面啊。

    看着他们,章依曼这一次触景生情就很自然,很顺利。她想到了以前自己和大叔在游乐园的那次,他们第一次拥抱。她至今还记得那时用心脏感受心脏的体验。

    章依曼十分感动,然后打定主意拿出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劲头,赢下这场比赛。

    到了最后一个回合。

    章依曼和张子商严肃地把双手藏于身侧。

    现场围观人员屏住了呼吸,心跳很快,准备见证历史。

    “石头、剪子、布!”两人一起喊。

    章依曼出的是布。

    而张子商出的是剪刀。

    张子商狂喜,但是当他把手伸向气锤的时候,眼前的气锤突然被别人拿走了。

    只见章依曼把气锤一拿,迅速敲了张子商的脑袋一下。

    “嘭!”

    张子商懵圈了。赢的明明是我才对啊,我怎么被锤了……

    “啊,我以为是我赢了。”章依曼憨笑一声,把气锤一放,重新拿起了不锈钢锅。

    林雨点头表示情有可原,手一挥宣布:“这局不算!”

    张子商用颤抖的嘴唇呢喃道:“太脏了……太卑鄙了……”

    张子商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当又一局开始的时候,张子商输了之后,也不管不顾地把手伸向了气锤。

    “呯!”

    张子商看了看手里的气锤,魂不守舍地摸了摸脑袋。

    只见眼前章依曼拿着不锈钢锅,憨笑着说:“气锤被你拿走,所以就不小心顺手用锅敲你了。”

    两人各记技术犯规一次,进行最后的对决。然而此时张子商已经心态全无,他不知道下一秒会被眼前的哪个敲到脑袋,于是理所当然地输掉了赛点。

    所有人都欢呼着章依曼的胜利,张子商和姜绮可怜兮兮地凑在一起,一脸迷茫。

    章依曼终究是不可能真的把张子商逐出师门、把姜绮开除“集团”的,而且两个游戏之后,她感觉才刚热身结束,现在状态正好,“再给你们一次机会好了。”

    张子商和姜绮喜出望外,手牵着手战友一样搀扶着起来,发誓要打最后一场战。

    结果这【最后一场】一比就是三场,什么你画我猜,什么蒙眼套圈,什么一边规定时间内回答问题一边踢毽子,比得张子商和姜绮心力憔悴,毫无招架之力,自尊心碎了一地。

    “我累了,你们快点赢我啊。”

    “比完这一场我要去吃饭了。”

    “算了算了,就让你们赢好了。”

    章依曼这样催着张子商和姜绮赶紧赢她,结果她每次又都在游戏里竭尽全力,不肯输掉。

    “啊啊啊!”张子商和姜绮算是看出来了,原来被玩弄的不是游戏,而是他们俩。他们放弃了,往草地上一坐不肯玩了。“太残忍了!太残忍了!”,“完全没有大人的样子!”,“一点都不知道要让着晚辈!”

    眼看天色已经黄昏了,章依曼满足了胜负欲,使两个年轻人变亲近的目的也达到了,接下来也不打算留他们吃饭,就想着是该结束了,“今天玩得很开心,有机会再继续。”

    张子商和姜绮理都不理章依曼,跟小孩子赌气一样。

    “等下带你们去找大叔哇。”章依曼笑眯眯的,巴掌打完后又给了粒枣。

    张子商和姜绮有些意动,但忍住了没说。

    “他这次是去唱歌的咧。”章依曼说。

    这下不仅是张子商和姜绮咬到了枣上,林雨也兴奋起来。

    “师父不是退出歌坛了吗?”张子商惊讶地问道。

    “是呀。”章依曼点头。

    “那他……”

    “你等下跟我去就知道了。”章依曼也不解释,只是带着画板,就回到了屋子里,然后洗了个澡。

    当章依曼准备好一切再出来的时候,整个节目组都已经迫不及待了。

    贾伦斯拿着宝贝剧本已经回去了,应该是去公司纠缠夏原了。

    章依曼和张子商姜绮坐到了一辆车里。章依曼喜欢开车,就把张子商赶到了后面,自己坐进了驾驶位。

    车子往市中心开去。大概是之前的游戏玩累了,大家聊了一会儿之后,车里渐渐的就安静下来。张子商和姜绮实在太困了,先后入睡。章依曼不怎么困,但一个人开车难免寂寞。她缓慢行驶着,随手打开手机,把车内音响连接到自己的歌单,随机放出一首,恰好就是《夕阳之歌》。

    车外,远处的斜阳正在慢慢沉下去。车子跑在路上,就像是徒劳地在追赶着黄昏。

    难得欣赏的晚霞让人沉醉。

    章依曼每分钟都被标注了价值之后,她已经很久都没有注意过夕阳了。但两个多月前退休后,她跟着韩觉经过了很多地方,看过了很多风景,她才终于感受到,单纯让时间流走而不感到焦急的日子,有多美好。

    “【漫长路骤觉光阴退减,欢欣总短暂未再返,哪个看透我梦想,是平淡~~】”音响里这样唱着。

    章依曼轻轻跟着哼起了这首《夕阳之歌》。

    平淡的日子她已经试过了,感觉很好。只要是和她的大叔一起的话,以后就算再过个几十年也不成问题。

    章依曼这样想着,挂着笑容,把车子开得更慢更稳了。

    一路安稳地到达目的地。

    章依曼把姜绮和张子商唤醒,跟他们说到了。

    张子商揉着眼睛往窗外看,他们停在了一家酒店的露天停车场。酒店的规模只能说还好,不是魔都最豪华的那种。

    林雨带了几个人先去跟酒店的经理进行交涉,获得拍摄许可之后,才带着保安回来,保护着章依曼他们从车上下来。

    “师父在这里?”

    面对张子商他们的疑惑,章依曼这才开口,慢慢地说着为什么要来这里找韩觉:“前年的时候,我跟大叔在琼省遇到了《姜餐厅》,在那里遇到了一个大叔的粉丝。”

    然而章依曼只是提了个开头,作为韩觉的头号粉丝的姜绮,立马就想到了后面的内容。她清楚记得,节目里的那个粉丝向韩觉讨要签名,那个粉丝很不喜欢学习,但被韩觉叮嘱了要好好学习,说是,如果考上重点大学的话……

    “师父说,如果那小姑娘考上重点大学的话,他就满足一个愿望!”张子商惊讶开口,显然他也记得这茬。

    “好羡慕啊!”姜绮是真实的感到羡慕了。

    林雨也握着拳头,一阵羡慕嫉妒恨。她心想今晚之后,这小姑娘绝对要成为韩觉粉丝群里的“公敌”了。把偶像请来升学宴唱歌,这多有牌面啊,喜上加喜,简直可以说今晚就是人生里的高光时刻了。

    “不是噢。”章依曼突然转头对大家说了一句:“那小姑娘的愿望还没有使用。”

    “没有使用???那……”

    “大叔他一直有关注那个小姑娘的学习情况,打听到高考成绩后,他就自己过来了。那小姑娘现在还什么都不知道呢。”章依曼笑着皱了皱鼻子,说:“所以你们总觉得大叔对粉丝冷漠,不会宠粉,其实不对噢。大叔是很温柔的,他只是不喜欢表达出来而已。”

    别说姜绮和林雨了,节目组和酒店的工作人员此时都感觉自己的心脏要受不了了,想立刻入韩觉的粉籍,也想这样被偶像宠粉。

    章依曼一伙人被保安和工作人员掩护着走进了楼道,一路上还布置战术——《我恋》节目组的人先在小包厢待定,等到韩觉登台演唱了,他们再进去拍摄,以免打草惊蛇。至于章依曼和张子商姜绮,等会儿就跟林雨几个工作人员一起,带手持摄像机先进去拍摄,在角落新布置出来的一桌坐下,伪装成客人。

    章依曼和张子商他们经过简单的乔装之后,开门进到里面,没引起多大的注意力,坐下就开始吃,好像真的客人一样。计划开展得很顺利。当然,这一桌的费用是节目组自己出钱的。

    宴会厅的前方有个舞台。如果办的是婚宴,就会有新娘和新郎在上面举行仪式。但今天办的是升学宴,所以舞台空空的,也没经过装扮和布置。

    正当宴会厅里的各位吃得心情愉快,相当放松时,一个司仪一样的人突然走到了舞台上。举行婚礼仪式时才用到的聚光灯,打在司仪的身上。

    章依曼他们知道即将发生了,一个个连忙停下筷子。厅里的众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个个觉得莫名其妙。

    “欢迎大家前来参加李清瑶同学的升学宴。”司仪在舞台上,面色发红,双腿哆哆嗦嗦在颤抖,他已经很久都没有过这样的紧张感了。他原本是楼上婚礼的司仪,但人新娘没来,他觉得这一天过于倒霉的时候,酒店突然找到了他,给他介绍了另一个工作。当他在后台见到那一位的时候,他觉得今天其实是自己的幸运日,职业生涯的巅峰莫过于今晚了。

    一通开场词之后,司仪很快进入正题。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两年前清瑶同学去琼省的时候,录了一档综艺节目。”司仪一说,台下很多人都笑了起来。当时节目播出后,今晚升学宴的主人公李清瑶立马成为了学校名人,校外的人都专门来看她,就她的时候都叫【那个跟韩觉打赌考重点的】。

    李清瑶捂着脸,问一旁父母,怎么安排这样一个环节。

    然而李清瑶的父母也摇头,说他们也不知道,他们根本没准备过这个环节。

    台上司仪还在继续。

    “当时清瑶同学跟韩觉打了个赌,赌自己能考上重点大学。现在虽然还没拿到录取通知,但分数已经出来,进重点绰绰有余。他完成了赌约,两年时间,从成绩倒数的厌学少女考入重点大学,实在是了不起!”

    厅内响起一阵掌声。

    “我不知道清瑶同学还记不记得这个赌约,但有个人,一直记得这个赌约。这个人这两年一直有关注着清瑶同学的学习情况,得知高考成绩足够进入理想的大学,他很是开心。听到清瑶同学要办升学宴,他今天也来到了现场,想要问问看你的愿望是什么,希望早点还愿。”

    现场突然四面八方传来各种惊疑不定的“不会吧!”、“不是吧”、“真的假的”、“不可能的啦”……

    李清瑶也预感到了什么,十分激动,捂着嘴站了起来,满眼的难以置信。她感觉听到高考成绩的那一刻,都没有现在这样让人激动紧张。她看向司仪的眼神里,满是【你最好别是在耍我】的警告。

    司仪感觉有点怕怕,但转念一想,根本不慌。他笑着把手一扬,说:“对,这个人就是韩觉。” ( 这个明星来自地球 http://www.gcxs8.com/11/1184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cxs8.com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