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6章

文 / 小小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餮仙传人在都市

    古争和星彩看着面前的不速之客,脑子有些发愣,如此一个可爱的女童,怎么却一副这个样子。

    而且从对方身上冒出的鬼气来说,对方一定是一个鬼魂之类。

    难道是她把这里收拾的井井有条?

    古争和星彩脑中几乎同时浮现出这个想法。

    可是他们的想法还没有落下,眼前的娃娃这边却行动起来,原本清澈碧绿的眼眸中,忽然变得有些充血起来,充满了杀意。

    手中短棒手灯楼尾部一插,有些暗淡的灯笼里面瞬间升起一道明火,在绿色的灯笼下,周围映照出一团绿光,显得有些阴森瘆人。

    “啊”

    一声清脆的童音从对方嘴中喊来,同时手中的灯笼一挥,大片的绿光从灯笼上绽放出来,在空中化为一道绿幕朝着古争他们两个人扑来。

    这一下让古争他们两个都一惊,这个小娃娃别看貌不惊人,人畜无害的样子,可是一出手,赫然有金仙后期的修为,大大出乎了他们的预料。

    对方既然动手,古争这边也不可能束手就擒。

    星彩手中蓝光毕现,一团蓝色水球同样在水中聚集,在对方的绿幕才刚刚推到中间的时候,这边也已经把手中的蓝球给扔了出去,在空中化为和对方同样大小的水墙,冲撞上去。

    两个光幕气势汹汹朝着对方重启,几乎把这个不大的街道全部都堵住了,对方上面绿光幽幽,一看就带有负面的法术。

    而星彩这边水幕上波涛汹涌,一道道小浪花在上面不断跳出,两个光幕在中间轰然撞在一起。

    从古争角度上开,那道绿幕仿佛被水幕给包裹进去,一点点被吞噬着,仅仅一个呼吸之间,绿幕就在空中无声的消失不见。

    古争没有插手,只是飞起来看着周围。

    对于星彩来说,这个娃娃一样的鬼魂,拿下还不成问题,而自己需要防止对方的逃脱,还有预防有可能来这里的敌人,但是还是吩咐星彩一声。

    “别伤及对方的性命,对方刚才好像没有恶意!”

    “我了解!”星彩这边水墙在空中碾压了对方的绿幕,正在朝着对方逼急过去,听到之后,手里准备威力巨大法术,也从手中散去。

    他们来到这里观察的时候,这个娃娃隐匿在那里,并没有任何杀意,只是突然在血月涌出的时候,对方性格才突然大变,就像失去了理智一番,这才朝着他们发起了进攻。

    这边星彩身形超前奔去,自己跟在水幕后面,准备伺机而动。

    那边娃娃根本认不清自己的实力,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也没有丝毫退去的意思,真是跟疯狂一样,看到自己的法术被破,原地一转,一道道绿色的虚影在身边出现,如同彩光一样若隐若现,十分绚丽。

    于此同时,一道绿色火焰从灯笼中飘出,正好落在那虚影身上,就像油星子遇见了火一般,同样的绿焰在她身上升起,仿佛一道小型的龙卷风一样,哪怕这边娃娃已经停止身子,直立面对星彩,身上冲天的绿焰依然在旋转。

    一道道巴掌大的绿色火焰从里面呼啸而出,眨眼间几十朵绿焰就从上面扑在了水墙之上,伴随着浓重的水雾,水墙上面出现几十个窟窿,随着也崩溃化为一滩水渍从空中落下,露出水墙身后的星彩。

    一颗滴溜溜转的蓝色水球,在已经浮现在空中,一道道浓郁散发着水属性的水剑从上面闪烁出来,朝着空中飞来的绿焰冲去,几乎每一个绿焰都被一个水剑给撞上。

    水能灭火,火也蒸腾水,但是两者力量相等之时,那就是同归于尽的下场。

    相撞的水剑和绿焰,竟然在空中同时消失不见,只在空中留下一点绿色的水雾,来证明两者存在。

    不过这边星彩这边僵持的时候,就已经转身绕过面前,从旁边的屋顶飞快绕过去,来到了那个娃娃的身边,看着对方身上的火焰龙卷风,她自然有办法对付。

    在对方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手掌再次一番,一个小巧的银白色哨子出现在手中,猛然朝着一扔,那哨子在空中猛然涨大起来,足足和小莹一般大小,一个瞬间就停留在空中。

    随着上面哨子上面银光大盛起来,一股肉眼可见强大的吸力从上面传出,笼罩在那个龙卷焰火上,极速的速度猛然一滞,整个庞大火焰竟然随着那股吸力朝着上面飞去,很快就消失在娃娃的身上。

    从星彩绕过到面前,到绿焰从空中消失,只发生在短短两个呼吸之间,此时那漫天的绿焰和水剑在还面前相互碰撞,没有消耗完毕。

    此时那个鬼娃娃看着身外的火焰消失,还有近在咫尺的星彩,一时间傻眼了,哪怕是在疯狂状态,可是看到近在咫尺的敌人,一时间似乎不知道如何是好,只是伸出手中的灯笼,朝着星彩横扫出去。

    她愣住了,星彩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那破绽百出的攻击,根本不放在眼里。

    随着身子侧面一闪,她心念一动,停留在那边的蓝珠几乎瞬移般出现在鬼娃娃的头顶,体型一涨,化为一个蓝色的水球,朝着下面坠落下来。

    噗!

    下一刻,鬼娃娃直接被套了进去,一道道绿色光芒从她身上不断升起,整个人开始从里面疯狂的挣扎起来,可是随着星彩一道道光芒打入蓝色水球中,周围如同铜墙铁壁一般,无论对方怎么挣扎也无法打破出来。

    而且里面一股股怀柔之力不断在里面震荡开来,一点点贴在鬼娃娃的身上,最后她整个人外面如同贴着一层蓝色冰晶,悬浮在里面,无法动弹。

    直到这个时候,星彩才舒了一口气,看着被自己蓝色小珠法宝给禁锢的鬼娃娃,心中得意起来,要是以前,自己根本无法如此轻松,现在感觉游刃有余,根本没有发挥自己最大的战力。

    “做的好,这个娃娃看起来有些古怪,俘虏对方最好不过。”古争在一旁夸赞道,哪怕星彩下死手,自己也要阻止她。

    此时虽然那个鬼娃娃禁锢不对,可是眼睛依然透漏着一股疯狂之意,整个眼珠子都血红一片,和最初自己见到那股清澈的感觉不一样。

    这边星彩笑的更加灿烂了,往前走几步,正要仔细看看这个可爱的鬼娃娃,忽然听到古争一声爆喝。

    “闪开!”

    星彩想也不想,身上套上一层水盾,朝着前面飞快的窜出去,根本没有想到任何反击。

    就在她刚刚离开自己的位置,五道寒光从刚才瞬间出现在那里,如果不是古争提前提醒,这一下真能拦腰给星彩抓成几段,要知道星彩当时可是没有任何防护,也是最为放松的时候。

    星彩感觉一股劲风从身边飞过,同时身后传来几声金铁交鸣的声音,这才赶紧扭过头看去。

    此时古争正在和一个怪物交手,两个人在面前短短时间都已经交手上千次,空中的金芒和紫色寒光,几乎都在空中成为一道屏障,让星彩看不清他们的面容。

    但是无需要看清对方的面容,因为本身面前就是一个鬼物,根本没有什么面容。

    此时和古争交手是一个头戴着蓝色巨大的斗笠,上面下落的一道道褶皱布条一样,把胸口上半身全部给遮盖的严严实实,根本看不到对方的样貌。

    下面穿一件非常普通的长,一双普通的布鞋,如果不是对方身上浓郁的鬼气,还有一双黑的发紫的手掌,就像普通百姓一样出门一样。

    只可惜那手掌上长有几截似乎是指甲,这就是对方的武器,和古争对碰之间,丝毫没有落入下风,赫然也是一个金仙巅峰的鬼物。

    尤其对方除开攻击的那一瞬间,身子在辗转腾挪之间,竟然连一丝风声都没有带起,似乎整个人就是风一样。

    想起自己被偷袭,浑身就冷汗淋淋,如果不是古争提醒一声,那后果实在是太可怕了。

    “你去把这个鬼娃娃给看护好,对方是来抢它。”这个时候,古争突然开口对着身后的星彩说道。

    同时一股劲气从古争身后袭来,推着天空的那和蓝球朝着星彩飞来,恰好躲过那个鬼物的突袭,想要把围困鬼娃娃的蓝球击破,不过古争瞬间就行动推开,让他的意愿落空。

    “好!”

    星彩一招手,那蓝色水球顺势就来到她的背后,星彩整个快速低语起来,一道道蓝色气息不断从她身上蹦出,短短几息之后,那些蓝色气息就在她头顶形成一小团云雾般。

    随着她的手势往下一挥,那些气息猛然一凛,化为一道道晶莹的蓝色玉柱,一个个插在星彩周围,每一根玉柱上,两两之间有一层蓝色的水幕。

    一道简易的防护阵法就此形成,上面一道道蓝色的气息不断升起,虽然不是很强烈,但是想要破开,也要花些时间才行。

    星彩也没要求多高,只要能稍微挡住都一方一下,就足以让古争支援过来,何况只要不完全破损,自己还可以补充,非常适合现在。

    那边的鬼物并不是无脑的乱杀,在看到之后,整个人突然朝着后面一推,竟然消失在虚空不见。

    还没有古争惊讶,就感受到身后传来危险的感觉,身上金光陡然从背后涌现出来,仿佛一层厚厚的盔甲一样,古争感觉到一只手插入半截就无法没有继续前进,自己后背都能感受那股阴凉之气,让自己背后鸡皮疙瘩都快要起来。

    古争在同一时刻,快速的扭过头,只值看到一只手掌从空中快速消失,古争猛然超前扑去,同时身后的金光再次爆发出来,形成一道道耀眼的剑气,朝着后面和头顶方向四散而去。

    但是那股如期的危险并没有到来,古争稳住身子朝着四周看去,去发现已经失去了那个鬼物的踪影。

    不过古争没有丝毫大意,原地凝神仔细感受周围,生怕是那个鬼物隐匿在周围。

    足足过了小半天的时间,古争这才稍微有些放松起来,确定对方暂且不想在过来,或许是发现无法从他们手中把那个鬼娃娃给夺走,这才离开。

    不过古争觉得对方并没有正在的离开,只是潜伏在周围。

    对方隐逸的功夫,如果不靠近过来,连古争都无法觉察到对方存在。

    “他走了吗?”星彩看到古争朝着这边走来,询问道。

    “也许走了,不过我们要小心一点。”古争严肃的说道,把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

    “那我们在这里稍微等一下。”星彩想了一下,整个人从水牢里走了出来,对着古争说道。

    “我总觉是不是因为这天上的血月,在之前的时候,一直没有存在,这忽然只见没有预兆就出现,紧接着这个鬼娃娃就发疯朝我们发起攻击。”

    此时天空各处之前的血雾都浓厚了许多,就像一层浅浅的血雾一样,可是古争也感受一番,对于他来说,除了遮挡自己的视线,还有让自己的神识探寻的时间更加短暂之外,没有其他危害。

    唯一不同的是,古争也无法把他们给驱散。

    “或许是对咱们没有作用,这里一切都那么诡异,也许是以前留下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情。”星彩是也在一旁猜测道。

    古争和星彩这边探讨一番,可是谁也不知道,但是到时决定至少等一下,看看那轮血月什么时候下去。

    看看那时候鬼娃娃是否能恢复正常,只是希望时间不要太长。

    一天后,血月就像它出现的毫无征兆,从毫无征兆空中消失不见,整个世界再次恢复他们进来的样子,这些变化之快,几乎眨眼间只见就完成,根本没有丝毫预示。

    紧守在这里古争两人,哪也没有去,在血月消失的同时,两个人都把眼光看向围困在水球里面的鬼娃娃。

    这一天鬼娃娃一直在里面试图挣扎起来,只不过有着星彩不断补充着,她只能维持着最后那个姿势,被死死的束缚在那里。

    待到血月消失的同时,她眼里的血光几乎在同时开始消退,不足十几息,那道让人觉得美丽的绿色双眸再次出现在她的眼中,似乎恢复了自己的神智。

    在看到自己被困在这个地方之后,脸色充满了惊慌之色,试图挣扎起来,和之前嗜血的脸庞截然相反。

    可惜为了防止意外,星彩一直保持着最强的状态,之前都没有挣脱出来的她,此时更是不可能挣脱出来。

    稍微折腾一会,这个鬼娃娃不经意间往外面一看,在看到古争两个人的时候,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张口想要说话,却发现声音根本传递不出去,只能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古争他们两个,似乎想要让他们给放出来。

    星彩看着那副面容,心里都快软化了,如此精致可爱又摆出这么一副姿态,真是让星彩受不了。

    不过她还是强忍自己想要打开的冲动,把眼睛看往旁边的古争。

    古争在心里过了一遍,然后朝着地面扔出一个青色的青环,顿时一道绿光从地面朝着外面极速蔓延过去,这才对着星彩点点头。

    这边星彩立马收起的自己法术,很快那枚水球就把鬼娃娃给吐了出来,自己化为一道蓝光被星彩收了起来。

    没有最大的束缚,鬼娃娃身上冒出一层绿焰,很快就外围一层禁制给烧穿,从里面挣脱起来。

    出来的娃娃脸上看来疲惫不少,似乎消耗很大一样,有些怯生的看了他们一眼之后,身子底下突然冒出一团绿光,带着呼啸声,朝着外面逃窜出去。

    古争似乎早知道对方有一手,身体也没有动弹,就这看着对方。

    在哪鬼娃娃才刚刚离开一点点距离,几道青光在空中闪烁起来,豁然成型为一道青色的巨网,恰好那娃娃撞了上来。

    古争轻笑声一声,手中微微一拉,鬼娃娃的身形就被拉了回来,哪怕她挣扎也无法挣脱出去,在落在地上的青网随即在化为一道绳索围住鬼娃娃的身体,把她困在半空。

    没有腿部的她,很是奇怪,似乎无法落地一般,只能悬浮在半空中。

    “不要吃我,不要吃我啊!”这边鬼娃娃终于开口说话,眼泪从水灵大眼中簌簌落下,朝着古争他们两个哭喊道。

    那一滴滴眼泪也如同绿色一般,还没有掉落在地上,就在空中蒸发

    这一下,古争和星彩傻眼了,这一扭头,感情自己这边成了迫害她的人了。

    哪怕对方是一个鬼娃,可是就是一个六岁的孩子,在你面前留着眼泪,连古争都有些心软了。

    但是还是强压下去,要不是从空中没有感受到任何施法的痕迹,都怀疑是对方的技俩。

    “你好好回答我们的话,我们就不会吃你。”古争板着脸故意有些凶狠的说道。

    “只要你不吃我,还有别伤害我爷爷,我什么都说。”这边鬼娃娃把眼泪收起来,抽噎的说道。

    听到她说完这句话,不知怎么了,古争想起来那个有些怪异的鬼物。

    “你叫什么名字,这里是哪里?你为何在这里。”古争倒是毫不客气的一连三问。

    “我叫小莹,是爷爷给我取的名字,我也不知道这是在哪里,我一出生就在这个地方。”小莹手里紧紧握着那个灯笼,有些紧张的说道。

    就连手中灯笼里的烛火,也忽明忽暗,似乎表达着小莹的心情一样。 ( 餮仙传人在都市 http://www.gcxs8.com/11/1127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cxs8.com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